巫山云雨

  • 巫山云雨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武侠古典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6UP扑克之星现金桌之夜,注册免费送现金,最高领168元

洛河水亭台之上,夜挥洒下水凄。那亭台之上,洛神宓妃和水伯冯夷相倚栏杆,似在透过叠重水波仰望夜,实尽做窥看之事。

这冯夷乃上古水伯,得道多时,上古时伏羲儿宓妃渡河溺水,为其掠入水府,此后冯夷宓妃结发水府,同修千年万载。时至今,宓妃早已修成得道水仙,承天命协同水伯冯夷掌管洛川江河。如今宓妃依然艳丽如故,冯夷亦是面貌只若翩翩壮年,一副男才貌模样。

“夫君,不要…唔…”宓妃两手倚着栏杆,子略微有些抖动,欺拥搂在她后的冯夷却紧握宓妃肢,下紧紧贴在她圆润紧绷的翘上,不住来回摩挲着,双眼却紧盯着两人上空处的那方水镜。

这水镜功用仿若金光术,同是用以探视十方、隐窥他物的法术。此时那水镜之中也是一派邪景象,只见得烟雾朦胧之中现出一座热气翻腾的氤氲浴池,那浴池之内半浸着一赤体的丰腴子。

而最令冯夷心醉的是,那子竟如宓妃一般靡姿,只见得水镜她眼角微闭,口中樱舌挑逗一般轻轻着自己的红,一脸销魂媚态。她右手覆于下,食中二指并合微曲,探入自己那充惑的下,并轻缓动着,潺潺顺着藕粉指掌自那粉红之中如泉涌出,汇入池中,另一手按抚在自己那雪白豪上,不时捻那充血的上尖尖,使得那一对巨物不断变形…那如歌如泣的呻吟、那樱的魅惑不住挑逗着涨的冯夷。

“早…早知道夫君您不怀…不怀好意…怎知却是做如此这般羞人之事…”宓妃丰美切切受着冯夷那火热的大,下私密处不觉也渗出几滴,脸蒙起一阵靡红:“瑶姬妹子也真是,早该知道是你动的手脚,还偏偏往上撞…啊…不要…”实没想这子竟是得道已久,执掌巫山诸峰的神瑶姬,但却不知为何这巫山神出现在这洛河水府之中?此事按住不提,且观亭台之上冯夷宓妃如何!

27582字节

宓妃此时却是更加情不已了,原来竟是方才趁着她低声悄语的空子,冯夷竟然悄然自后方起宓妃裙摆,将那下之物移送到她那人私处。

“噢…”两人乍然器相触,均是动情得一声呻吟。

“夫君…不要…喔…”那私密处真切切地受到那烫巨物所传来的阵阵火热,得宓妃气息紊“不…不要…”那烫巨物来回摩挲着宓妃那的户,让她有种窒息的,不由自主间渗出了更多的,相互彼此汇弥合于一处,由着冯夷巨物的尖端顺滴落。

“宓妃,我要你…”冯夷探首到宓妃耳旁呢语,一双大手悄然抚上宓妃那一对酥,隔着薄薄的衫按捏着。那方水镜之中,巫山神瑶姬也是痴于此中不知拔,樱口屡出语:“唔…好…舒服…要…我还要…伯君…好…好伯君…用力…得我…好…好舒服…再…用力…噢…”听此阵话,敢情却是这神正想念着冯夷与她同赴云雨,共修。

“别…夫君…这里…不要…”宓妃有些慌张,分出一只纤手想拿住冯夷那作怪的大手。却不想非但没有拿住,反被他一手擒住并引而摁在自己那涨的丰上。

“不要…”宓妃一惊,低呼一声。

“来…自己摸摸…”冯夷邪惑导着:“似我这般…”他引着宓妃那如脂纤手轻轻捏着她那前丰。

宓妃脸更是靡红一片,想要反抗却不及冯夷力大,又见冯夷,自己也按奈不住,只低啐一声“好不要脸…”便随了他的意,羞涩地按抚着自己那的脯,口中也不由发出阵阵低哼。

“噢…好舒服…伯君…来嘛…我…再用力…用力人家嘛…我…我还要…”忽地一阵声呻吟传来,却是水镜之中那巫山神动作加剧,销魂不止。

反看冯夷,却是似乎受到了瑶姬那火热的,下物紧抵住宓妃那渗着靡靡的私密园林,几下猛力磨蹭之后便一而入,直进宓妃体内深处,器弥合,引起她一声吟,玉指紧攥前楼栏,承受着后自冯夷处而来的冲击。

“唔…唔…舒服…夫君…你…你好用力…”宓妃一脸绯红地紧盯着水镜中的瑶姬的动作,心头不住暗啐:死人儿,怎的如此不知羞,真害死人了。体暗暗合着冯夷那愈来愈迅猛的冲击,前那一对丰不安地来回晃动着,似乎要引谁来抚它们似的。

“对…对…好舒服…伯君…用力…用力…死我…”水镜之中,那子受着下的舒,玉指动频繁,销魂叫着:“伯君…好舒服…喔…再快些…快…死小蹄子…用力些…快…噢…”就似被冯夷起亲干一般,瑶姬眼离,惑地呻吟着,将冯夷的勾上了最点。

“噢…不…夫君…太…太强了…停…不…喔…唔…唔…”宓妃只觉自己体内异物瞬时更显大,两瓣美受着冯夷的强力撞击不住发出那荡人心魂的体节拍,她早已无心再去看那魅惑子的销魂自慰,青葱玉指紧紧捏住栏杆,子倾倒斜倚其上,银牙暗咬,口中呻吟早已不成曲调。

“喔…夫…好…好美…哦…”那瑶姬似乎也受到了冯夷的发,指掌动速度更为迅速,呻吟声大了些许:“再…再快些…喔…好哥哥…我…我要糟糕了…喔…我要来了…唔…唔…”猛然间冯夷俯在宓妃那滑玉背上,双手环抱着她那纤细柳,间耸动异常迅猛,依稀只能看到一硕巨物在宓妃下处来回动,带动翻动,汁潺潺。

“喔…夫…夫君…”宓妃此番无力再叫唤了,螓首低垂,口气熏若,只有几许销魂唱。

“对,就是…这样…好哥哥…用力…喔…我们…我们一起…”瑶姬猛力将那双指死命往自己处入,继而死死抵住不动——只见得神檀口微张,似呼非呼,紧跟着又是子一阵颤动,下处泻出大量,犹如江河入海般洒入浴池。

“一起…一起!”冯夷发狂似的吼叫一声,下巨物紧紧往宓妃深处一顶,万千火热薄而出,只顶得宓妃子一阵抖动,也如神般小嘴微张却又无法叫唤,一阵华混杂着男人的元如般自两人合处淌出。

“夫君…你好坏…”宓妃低声言语着,刚才的一阵厮杀让她死去又活来,好一阵休息之后才缓过气来。

“心里想着瑶姬妹子,却拿我来…”冯夷依旧倒伏在她娇躯上,听到她这般不,倒也不在意,反而调笑起来:“此番着实刺,瑶姬那媚之姿,我是向而往之啊!你与瑶姬,姿态各有千秋,怎能相比?”

“哼,还说,方才…方才还不是将我当作瑶姬妹子,狠狠发了一番…”宓妃知道,甄姬所躺浴池之侧,放着一绢水火不浸的图卷,画中尽是泰、男和合的画像,乃冯夷自榕成公处得来之物,向来与宓妃用于第之间,增添房中之乐。今天冯夷心大炽、心起歪念,将那图卷放入浴池之内要嬉耍一番瑶姬,宓妃本阻拦可又奈何榻之上敌不过他,几番恩下来,便在蒙中随意答应了他的歪念,只得随了这冤家,共同作计那瑶姬。

“嘿嘿,我实不知瑶姬这般大胆,浴池之中也敢如此做作…若是宓妃心中恼怒,那我们重来一遍?”冯夷耍笑着,一双大手顺着宓妃子探到她前把住了那一对丰。

宓妃嗔怪地轻拍那禄山之爪,方才的那一阵狠命的直令她浑软绵。受着冯夷那还深入自己体内的物在轻微脉动着,宓妃又怒又羞:当初自己渡河溺水,魂魄幽幽被冯夷接入水,自此自己也算是随了他了,在这洛河府之中结成双修伴侣,修炼至今,亦是夫妻恩,两难再分。只是在这夫妻第方面,宓妃却是始终不敌冯夷,每每在榻之上被这可可怒的夫君儿厮杀得溃不成兵,华猛。

人间虽道洛神宓妃乃是和合之神,却又岂料得到她竟会被自己夫君制得死死的。要想冯夷也是,虽然宓妃一人难以足己,当却始终未曾再接儿入,一如既往对待宓妃,只是到了近时,宓妃偶起心意邀那巫山神瑶姬来水府做客,这才起了冯夷心中无限意,苦心孤诣下求得宓妃同意,想要将瑶姬纳入府中。“真是,我自个也是作孽,竟然帮着你来作计自己姐妹,搞得如今如此下场。”

“子勿要生气。此番下来,不也舒无比吗?”冯夷说着,一双大手又把上宓妃际,同时下跨又轻轻一抖,惹得宓妃平白生出一阵呻吟:“讨厌…你这死人儿。若非我实抵不住你这无止境的贪,又岂会如此!”

“能得子谅解,夫君不尽。”冯夷一阵嬉皮笑脸,全然没有仙人风貌。

两人不住调笑,真再起一场好,然而此时那方水镜却已破碎消逝在空中,不见了巫山神瑶姬那般魅惑姿态。

此间事罢不提,只说随后几,冯夷、瑶姬、宓妃三人于这洛川山水踏青赏玩,时踏云碧霄之上赌洛川清涛蜿蜒向、时潜波江河之下戏水族虾蟹游耍水文,不尽乐趣!

“唔,今天真是好不快活。”宓妃双手一举,仰便躺倒在后的寝。这是一张大塌,是水伯洛神寝,足有两丈长宽,便是他二人房事合之处。

瑶姬也随着在边,一只纤纤玉手便搭在宓妃那只覆着薄纱绸裙的人腿足上“也是,很久没如此耍玩过了,也亏了伯君整陪着,今儿个可真是尽兴了。”瑶姬说着,指掌不住在宓妃大腿上来回抚了。

受着异样的情趣,宓妃玉靥上不觉抹上了一层淡粉红妆“好妹妹,别这样…”伸手便要拂开瑶姬那一只作怪的玉手。

却不料此时瑶姬扭过子伏下,住宓妃半边娇体,又伸出一手按住宓妃,原先那一只作怪的纤臂此刻也趁机探入宓妃侧。

宓妃为伏羲之,生在远古,痴长瑶姬千万岁,两人虽同为凡俗所奉之神,然宓妃却不及瑶姬魅惑开放,受不得巫山神这般挑逗。受着瑶姬那作怪的左掌轻轻在自己那羞人私处,宓妃不觉鼻息,还待斥责瑶姬几句,不料瑶姬躯上,一下右臂摁住宓妃丰脯。

“好姐姐,妹妹想要了…你帮帮人家好吗?”瑶姬螓首抵在宓妃腹部,以下颌轻轻摩挲着,眼神离。

“不要,夫君还在隔壁呢…”宓妃挣扎着。她与瑶姬本也行过这虚鸾假凤之事,然那亦只是偶有冯夷上天述职,不在水府之时,孤难耐寂寞,才会去寻着瑶姬,做这等假意乐之事,却远无与冯夷泰、彼此同之靡快。

更何况此时此刻那冯夷尚且在隔壁寝殿之内盘。

“勿要管他,他要窥视,就任他来罢了…”瑶姬说着,也不理宓妃反抗,五指稍合、微一用力便隔着物将宓妃私处纳入掌握中,缓缓着,只得宓妃气息不接、娇躯发热,伸过双手想要拨开瑶姬作怪的指掌,哪只浑发软,怎么也无法成功。

宓妃情意、鼻息,浑一下就失了力气,犹如软骨。瑶姬见状,伸手探入宓妃裙内,便解开宓妃内衬的娈。

“呀,不要…”宓妃一惊,双手无意识地护住下体。

“好姐姐,你不热吗?”瑶姬轻笑着,轻易便把开宓妃的双手,便待再去扯下那已沾着些许的娈,还怪嗔着:“喏,好姐姐,你下边都了,还是掉吧…”宓妃反挡不及,那一件粉娈便被瑶姬退至腿际,巫山神再趁势一,便将宓妃那一件绸裙挂起,霎时便出了底下那微渗的林。

芳草萋萋,白微醺。巫山神一见这空蒙景,便自把持不住,一边暗啐这伯君冯夷怎地好福气能得洛河水神这般可人儿倾,一边却又埋首下去,那琼鼻便轻轻抵触在那萋萋芳草之上。

“姐姐,伯君他…是不是就在这张上与你好的…”瑶姬突然笑言。

宓妃下受着瑶姬呼吐的鼻息热气,正情意之间,双手不知如何摆放,也似未曾听到瑶姬之言。然瑶姬见这好姐姐不答她话,恶作心起,琼鼻一顶,樱口吐出香舌,未及宓妃回过神,已是探入林内,宛若灵蛇般直朝泉眼舐去。

只这一去,宓妃立时娇哼一声,双手便摁住瑶姬螓首,似不让她离。

“呜…不…好…舒服…”宓妃语调微,下处瑶姬那樱舌儿正来回舐着那两片粉的儿。

未得几下,宓妃已是鼻息微,脸带绯红,自是一片靡靡之。瑶姬也仰首起来“姐姐,妹妹也…好想要…”宓妃此刻已然情发,只着气享受着刚才的畅快,只用媚眼剐了这不怀好意的妹子一眼。瑶姬一见,便知这宓妃姐姐已然同意,也起了物下摆,褪了娈出那微滴的下来,接着两人默契一动,四条玉腿便在了一起,两人的器,也已紧紧贴在一起,玩起了玉磨镜的虚鸾假凤游戏。

“呜…呜…姐…姐姐你…了好…好多水…”瑶姬可以挑逗着,她动着下,使两人部能够紧紧撞在一起,水潺潺,两人汇,又被溅洒在两人的腹部、部,更有几点落在了脸颊上。

“讨…讨厌…不…不要说了…”宓妃脸红,也动着下跨着瑶姬的动作“哦…舒…舒服…好…”两美人儿呻吟娇着,涨,愈愈多。

瑶姬自不遂她意,越发大胆“干嘛…哦…不说…姐…姐姐…你跟…伯君…喔…有…这么快…快活么?”

“呜…好…当然…喔…当然没…呜…好…好…快…喔”宓妃披发摇头,口里说着没有,动作却更发烈,摩擦得愈加频密。

受着宓妃愈发加剧的动作,宓妃也觉快袭,也不再驳言,耸着下跨,专心享受着这美妙的快。

“喔…姐姐…好…好舒服…好美…你…你得我…好…好美…”宓妃把着瑶姬伸过来的一只玉腿,抱在怀里,脸颊缓缓摩挲着。

“呜…妹…妹妹你…轻…轻点…喔…好舒服…”就这样二人虚鸾假凤戏一磨,双双很畅快地便了。

宓妃想是已够,哪知瑶姬将腿收回,却将子贴了上去,在宓妃不解的目光前探出了一纤指,道:“我——不——信!”说着,将纤指下探,在宓妃一声颤吟中,在她下糜处将纤指沾,接着便是从两儿之间探入。

“呜…讨…讨厌…这么…突…突然…喔…”异物探入,宓妃不觉一阵呻吟。

“妹…妹妹…不…不要啦…够…够了…”

“不行,我要让你更舒服!”

“呜…不…不行啦…喔…你…太…太深了…呜…呜…好…美…”宓妃第一次觉得瑶姬动作如此之大“呜…好…舒…舒服…可…你…停…停啦…喔…”宓妃自不搭理她,另一只玉臂则处处袭在宓妃上各处之处,只令其获得更大快。一双艳更是埋首在她腹下,来回舐着宓妃的脐口和腹。

“呜…不…你…不要…摸…哦…好…好…好快活…”

“呜…好深…你…你的手…得…好…好深…喔…不…怎…怎么…摸…摸到了…”宓妃不自觉地动着下跨,合着瑶姬玉指的。

瑶姬玉指深入,不停勾动着宓妃的,空出一手还将两人上襟扯开,出那丰的来,瑶姬贴而上,将自己拔翘立的一对峰贴在了宓妃的房上,更刻意将那四粒硬的蒂两两配对,不时磨蹭取悦着,获取最大的快乐。

“好…好舒服……房…也…也好…舒服…呜…真…真…妹…妹妹你…你会…会玩…”宓妃上下受,更发快活了。

“喔…好妹妹…你…使点劲…用…用力我…喔…就是这样,再用力…我还…还要…啊!手,你的手…别那么用力…噢…完了,完了,好妹妹…我…我要完了…”宓妃一阵声语,便张着樱嘴,舒舒地将元泻出。

宓妃不敌瑶姬手段,这一后,口中便低喃求饶,美然沉沉睡去。反观瑶姬,虽是经历一场虚鸾假凤,却是只了一次,此时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她摆动下,轻轻摇落宓妃纤手,眼神离却又充地望向门槛处,大眼闪动盈盈媚意,直隐门后的冯夷,又自覆右掌于那泉汩汩的私处,轻微抬起部着冯夷目光,五指分合之间,漏出那伴带着琼汁的无尽美!再而瑶姬左掌分出一指,轻轻滑入自己滑中,只是轻缓一探,便又出,带出几丝浆,尚未从指间低落,便叫那红艳樱一嘬入口,伴着几声嘬响,细慢舐,稍得几回,才放出那一葱指口外。

“好伯君,你还不来吗?人家还要呢…快来嘛…也来尝尝…奴家的…”瑶姬轻樱,似在回味,似在喃语。

看的此景,早已火熊熊的冯夷一脚踹开房门,着瑶姬那魅惑的目光便大步行到她前。

衫半解,袖带渐松。只见得瑶姬一双美半隐于宽松散的丝之内,出那尖上硬红点;丝裙则早被宓妃起挂在际,显出整个丰美下体——冯夷眼前的瑶姬尽显巫山神之态。

冯夷心大炽,直直盯着巫山神的半躯,半厘不肯挪开。瑶姬被看得心有喜,美腿一叠,双臂往后撑住榻要仰起上。

哪曾想瑶姬双腿一绞,冯夷眼中没了那美妙的花园潺泉,霎时心火一动,便按耐不住,扑往巫山神上去。

“呀,伯君…”神神一惊,尚未待平复,便又起了一声讶然之音,却是冯夷正自退去己下,出那早已肿不已的巨,便要向瑶姬那双腿重叠之处探去。

岂知之间,瞥见瑶姬旁沉睡着的宓妃,冯夷也是一惊,双手横抱,一下便将瑶姬整个子抱起,不理她口中低嗔,便自出房门,往她住处而去。

到了自己房中,旁也少了宓妃,自是自由许多,此时被他扔到榻上,才过来,却见他又将子来,瑶姬知道冯夷早已被逗得罢不能、心火急涌,便不再有戏前之趣,索将双腿展开,反勾在冯夷际,正调笑:“伯君,你怎么这么急…噢…”哪知话到一半,瑶姬便突起了一声足的吟“不…好大…好…”却是冯夷丝毫不解风情,枪直捣黄龙,只见得两人下紧紧相抵,器已然彼此相,更伴着丝丝轻微的吐泡声,自两人接合处挤出道道泉来。

冯夷巨深入瑶姬下,紧裹包下只觉浆涌动,恍如水自溢;腔道紧窄拥挤,温润滑无比。他伸手入瑶姬衫内把持住一对丰,又用嘴擎住她那一双轻轻吐气的樱,彼此舌纠。

巫山神还未来得及好好受自冯夷上发散而来的男气息,便被冯夷火烫巨探入,随即几下干,搞得她魂飞天外。

“唔…伯君…伯…好烫…好…”冯夷犹不搭话,只是将瑶姬紧紧抵在榻上,下体上下起伏,不住干着,一一之间,带出如泉。

“好…好舒服…好用力…用力…好…伯君…死奴了…”瑶姬受冯夷三面进攻,早已神情恍惚,阵门失守。被冯夷一连串猛攻,舒得不知在何方,只是双臂双腿紧紧住冯夷,口中语不止:“还要…哦…好…好舒服…伯君…得奴家…好…好…好深,伯君…你到人…人家…心房里去了…再来…喔…好热…用力…喔…的…伯君…”瑶姬直被得畅体舒,靠首冯夷耳边低声喃语,又将一双纤手在他背上来回摩挲。

“瑶…瑶姬…干你…你好…我要…干死你…”冯夷音线低沉,从神内出一手扶住她际,下跨来回摆动地更是迅猛,快亦如方。“瑶姬…真美…哦…你这小妖…”

“呃…伯…哦…”神霎时只觉得下体腔内巨物再涨再猛,更是一时话不成调,只吐出些许鼻音,一双纤手也紧紧抓抱住冯夷须发,任凭他死命冲击自己,只觉自己快如,一波未平一波又袭,只冯夷数百下猛猛,便已经受不住,美目大张,腔内痉挛,一阵哆嗦后便畅快地出华,浇洒在冯夷巨上。

然水伯受华一浇,稍是一停,却又不等瑶姬缓和神,便继动起来。

“不…不…啊…不…”瑶姬华泻出,正值腔道之时,却是经不住冯夷这般干,只螓首摇摆,向冯夷求饶,哪知冯夷兀自不理,瑶姬受经不住,银牙贝齿紧咬相抵,又苦又地承受着这极致舒畅的快。

冯夷之后这连续不停的几百下猛烈,只搅得神花房糜,华几近再度狂。但值此之际,冯夷也是关不守,更是一声沉喝,巨物一入神花房便死死抵紧,口中闷哼:“瑶姬…来了…我要…要了…”话音未罢,腔内物已是一阵动,继而便是一元直神花房。瑶姬也正值华再之时,哪知冯夷元先出,入自己早已靡不堪的花心,一阵火烫袭来,使得神难以把持心神,螓首一摆,口开合中死死咬住冯夷右肩,紧冯夷的娇躯之后便是一阵猛颤,利地出了二度华…一度云雨过后,冯夷趴伏在瑶姬那丰盈娇躯上,两人俱是鼻息重,正自缓和。

“伯君好坏,宓妃姐姐还在侧畔寝睡,就敢偷进来招惹奴家,未待奴家反应过来,便把奴家…把奴家成这副模样…”神瑶姬环臂冯夷颈上,使得自己一双丰被他那宽大膛紧紧挤着。

冯夷闻言自知她这时假装做作,也不拆穿,先是侧首看看离旁不远的妻子宓妃,仍旧静然沉睡,便缓气应道:“瑶姬子举止投足间神魂魅人,令本君难以招架啊…”

“哼,这算什么说法…”瑶姬闻言暗喜,但樱嘴一翘,便不语气:“只因奴家媚态自生,便无辜招惹你来玩人家,直把奴家得…得…”须知二人彼此之间勾引手段皆有“玩人家”几字一出瑶姬之口,冯夷便不再答话,直盯着她一张俏脸,只看得瑶姬粉脸再添新红,不自主想起之前浴池观看卷,情难自禁地自慰起来,后则彼此双方施法窥看景的艳事来,心中一悸动,腔内便又涌出一浆。

其时冯夷瑶姬二人下依然相连,冯夷巨物依然浸在瑶姬下密林深处。这浆一涌,便又冲在冯夷巨物上,只一阵快,冯夷虽刚始出元,现亦已有抬头迹象,又见得她脸颊再添殷粉,便低首往她耳颈去:“瑶姬,你真美…小儿又紧又滑…”

“嗯…伯君你坏…这样说人家…喔…伯君…你…又…硬…喔…”神只觉巨物悄然又,正蠢蠢动微微脉动着。瑶姬心下一喜,刚虽给上这冤家给出了两阵华,但期间只有不停歇的波涛快,却毫无情趣可言,眼见冯夷还可枪再战,自然欣喜若狂。

“伯君…奴家…奴家也…也还要…来……奴…”发觉冯夷巨物又在悄然动,将腔内层层挤,带进带出,无上妙袭来,瑶姬只觉火狂升,双腿紧冯夷际,却将一双纤手朝冯夷前一推一带,将他推离,却又自己仰贴上“伯君,你…你躺下…让奴…奴来服侍…你…”冯夷闻言更喜,一双大掌持住神背脊,将她带起,自己又一转,便朝榻上倒下。

“喔…坏…”这一换位,冯夷更是趁势一,大一一,直往花房心,搅动得浆四溢,惹起瑶姬一声呻吟。只见瑶姬落在冯夷上,纤手撑在他前,长发垂下,眼神离,犹有一纱半解未落,真使人大开。

“伯君真坏…先是一阵狂癫强干把人家整的两度,现在那坏东西又撑得人家涨涨的…抱起人家也不安分,还要再…戏人家两下…喔…”神媚眼生波,娇嗔不已,不待水伯回话,款摆柳,引颤前一双大物,那丰半便旋一轻轻扭转,冯夷只觉那被裹在润紧滑之处的被一阵挤夹,舒无比。

“瑶…瑶姬…再动…喔…再动动…”“伯君舒服吗?奴…好…好舒服…”神语带媚惑,俯下前,青丝滑落,落在冯夷颊旁,一双玉臂着丝袖搂住冯夷肩颈,樱舌探吐,舐着冯夷耳际;边又旋摆翘,轻轻耍起来。

“好…好舒…伯君的…哦…好硬…瑶姬…快……死了…哦…天哪…哦…真好…真…”

“好伯君…奴…奴家好…好快活…你…你舒服吗…奴家…得…得你…你美吗…哦…好大…”

“喔…伯君…奴…舒服…奴家…好舒服…呜…呜…好…呜…好…”瑶姬鼻息紊,下摇摆不定,带动上,贴着冯夷膛,一颤一颤摩挲着。冯夷只觉舒之阵阵不惜,大动“好瑶姬…你…喔…真…”说着一双大手皆从纱襟领大开之处探入,一手抚住那如玉雪背,一手则大胆搭在了那时旋时的丰美玉上,双手并用,也不使劲,只随着瑶姬动作而动作,来回抚摩轻拍着,同时又侧首便擎住瑶姬那双艳,吐舌去逗她那跳动的樱舌,勾入自己内着。

“呜…呜…美…”瑶姬半被冯夷大手掌住,他不时一下轻拍,神便会其意,加急耍,或左右旋动,或上下,而神内腔原就紧滑润,又给冯夷元入,现内里华混作一体,充沛其中,虽裹着冯夷巨,然旋摆甚易,瑶姬耍间快波波,不觉动作加骤,更癫狂喜。

“噢…伯君…奴…奴家…还要…”瑶姬动作加剧,改了形,上立起,俏便蹲在冯夷上,玉掌抵在冯夷前,复了原状,却又更发,翘连连抛起落下,在“啪啪”的体碰撞声中,一起一落间将冯夷巨物吐玩着,还拌出不少华。

“好涨…好…喔…好伯君…奴家…舒…舒…舒死了…呜…到…花心了…喔…再来…来…好美…美…哦…儿…心儿美死了…”瑶姬这般癫狂,不几下便是香汗淋漓,艳张合,娇不已。听着瑶姬愈发狂的言语,冯夷亦快活无比,他双手原改握在了神际,防她出,又见着那双豪不受纱束缚,跳出襟,前两点殷红,更是在他眼前随着她躯的扭摆上下晃荡着,直令得他神魂颠倒,急急便齐手去抓,一享丰盈柔软之手。

“喔…”一抓之下,便是瑶姬的一声娇吟,受着冯夷的抓和捏挤,瑶姬蹙起双眉,只觉舒中带着痛,更被得蒂硬,她摇头摆首,青丝飞扬,娇嗲如呢:“喔…伯君坏…舒服…用力些…用力…捏…奴家…还要…再用力…捏…呜…好美…伯君…好…”瑶姬之下,腔道更是紧紧裹夹咬着冯夷巨物,为求更多快,丰常是旋摆起落并举。“喔…好伯君…你真厉害…”

“呜…喔…好…好姐姐,伯…伯君…好厉害…死…死妹子…真好…真……难怪…怪你…都不愿跟…呜…跟我玩了…呜…好…好美…伯君你…你死…奴家了…”瑶姬声音越发声荡。

“伯…伯君…好…好舒服…你也动…动动嘛…喔…好…好美…好…快…想姐…姐姐那般…来奴…奴家嘛…大…喔…大子…顶得…奴…好…好舒服…”冯夷闻言也不客气,提一,正着神美下落,一声体碰撞声,顶住瑶姬腔内花房,极妙快冲击着神脑海。

“啊…讨…呜…好…好大…好大力…喔…顶得…哦…好舒服…奴…要…要上天…呜…呜…再顶…用力…喔…顶我…伯…伯君你…你好用力…搞…搞死…奴…哦…奴家了…顶得奴…美…美死了…再用力…喔…喔…”瑶姬恍如在云端,下那冤家猛力上,总合着自己套的节奏的,在自己提到最点而落下时,他也趁机上,动作烈,直得她香汗淋漓,汁狂泻,滴滴洒在冯夷下腹,继而淌下榻。

“喔…不…太…太舒…舒服了…”瑶姬心畅快,小儿紧紧套着冯夷,只觉舒不已“要…要死了…奴…要被…伯…喔…伯君…顶…顶死了…”瑶姬此刻已然失魂落魄,声音嘶哑,脸绯糜,飘飘然不知所在,耳旁只闻自己荡呻吟和那不绝的体撞击声。

“不…伯…伯君…不行了…呜…太…快了…你…呜…奴…奴家…要…要不行了…不…呜…出…出来了…呜…”神腔内软壁阵阵悸颤,紧紧裹住,愈夹愈紧,死死纠,又得冯夷两下猛,皆触中花心,直打得瑶姬一双媚眼大睁,小儿经受不住,娇躯甫软便倒在冯夷膛上,抖抖簌簌地将华泻出,洒在了冯夷上,再顺着器自口儿出。

受着那华浸润,冯夷也是美妙难言,他紧紧搂抱着瑶姬,两人彼此不动,享受着这美妙的觉。直待到瑶姬息稍定,樱口吐言:“哎,真美死了,伯君你真,得奴…仙死的。”瑶姬一双丰在冯夷膛,螓首侧埋在他耳际,呢言软语的。此刻两人皆是浑发汗,沥沥的在一起,尤是神那一带秀发,宛如刚出水浴,有几缕尚沾在颊旁,映着那糜粉的娇艳颜姿,更添几分艳丽。

“好伯君,奴家羡慕死了宓妃姐姐了。”瑶姬语带妒羡“快活,夜夜笙歌的,怎不早教我知识你,好有如今之快活恩,真气人。”

“今也未算晚啊!”冯夷双手挪到瑶姬上,沾着一些,一手掌住一瓣,轻轻着“你真是个教人罢不能的美人儿。”

受着冯夷那双火热大手不安分地在自己翘上捏着,时而指尖顺着双之间那道小沟儿来回滑动,时而五指用力抓捏,时而掌心轻抚;而他那更加火烫的儿也还紧紧被自己华润紧窄的儿裹夹着,又想到他方才未曾出元,待会少不得还有一番翻云覆雨的美妙享受,由此一想,神那心肝儿又砰砰跳了起来,那已过三次华的小儿也不觉轻轻回缩着,她一声娇吟“讨厌,伯君你真坏…奴家跟你说话儿,你却老想着要来耍玩奴家。”

看似嗔怪,实则挑逗,她鼻息呼出一片香气味,又吐出那道香舌儿,轻轻舐着他那宽大的肩部“你的手,好不安分,得人家心神不宁的,讨厌死了。可,可是,奴家也好喜伯君来奴家,玩奴家的体,顶奴家的…奴家的小儿…让奴家舒服。”瑶姬一脸情媚,口出荡之语,听得冯夷火攀升。

守着边这个媚人好的美娇,自是难以自持“好瑶姬,再,再来。”说罢未待瑶姬回话,便将她子撑起,准备要换个姿势。瑶姬子娇软,只任凭冯夷施为,但见冯夷将儿从她那儿处拔出,霎时而至的空虚让瑶姬一声嗔怪“讨厌,伯君,你,你怎么拔出去了。”冯夷不答,只一翻,便让神跪趴在榻上,自己去到她后。瑶姬螓首扭过,一双媚眼望着美郎君,眼意蒙蒙“伯君,快来嘛,人家要。”冯夷双掌把住瑶姬两瓣,物贴近瑶姬那潺潺滴落,正微微颤着等着儿侵犯的。

“喔…”瑶姬一声低吟,却是冯夷将那抵在了口,贴着那两片粉,来回磨蹭着“喔…讨…讨厌…啦…伯君…进来嘛…不…不要折磨奴…奴家嘛…快…呜…”瑶姬口儿那两片受火烫这么一磨,开合间便渗出了许多汁,将那儿整润,尤是那首突出,更是赤红充。

那儿每回从双之间擦过,首总不时稍稍探入内,而又滑出,惹得瑶姬情更甚。“呜…好…好烫的大头…伯君…来…来嘛…奴家…忍…忍不住了啦…”

听着瑶姬口中越来越不堪的话语,冯夷也有些经受不住,他大手向前一探,便握住了那一双垂下的丰大,下跨一动,先是将往两一磨,然后再退,继而首抵着两儿之间那道人小,轻轻一,便往那早已得一塌糊涂的内挤去。这一下,可把瑶姬美得一声长长的吟:“呜…来…来了…好…”直到冯夷将直捅入心儿。

然而神一声吟未息,便觉腔内那折磨了自己好一阵的大儿此刻正抵着自己那的花心不动,以为这冤家儿又想要折磨自个儿,惊忙转首嗔怒。

话未出口,冯夷却开始动作,他将儿出,几出口时才又猛力顶入,又是直抵心儿,撞得神又是顿哼。

瑶姬这回确实想错,只见冯夷这一回次次深入、入尽,专叩瑶姬儿内的花心软,一下下的得瑶姬心神难定,痴不已。

“哦…伯君…你…入得…好深…喔…美…不…又…顶到…顶到了…怎么…哦…每…每一下…下都…呜…好…好…”动作虽不疾迅,但却次次直顶儿花心,更神,如此只不多下,瑶姬便似浑力气被尽,娇躯酥软,一双玉臂也无力再作支撑,只嘤咛一声便将整个娇躯伏埋进榻。

“不…不可…可以…伯君…你…你真…真要…死…奴家了…呜…”冯夷也随欺上,只将瑶姬整个娇子埋在软被之中,自己却整倒在其上,下正着她那丰盈美,暴也未曾出,始终紧抵着瑶姬儿。每次直抵心房,也让冯夷阵阵悸颤。“喔…瑶姬…我…我要…干死…喔…”“讨…讨厌…伯君…不…不…呜…不要嘛…你…呜…你好…好用力…呜…”瑶姬侧首蹙眉,一双艳张合,鼻重,不住讨饶。

瑶姬愈是讨饶,冯夷似乎更是兴奋,他双臂环在神玉颈,一双大手又往下探,捏住了她那两粒硬起的殷红蒂那她贝齿紧咬下,一条舌头也不停舐着她脖颈上的汗渍。“不…不行…好…好有觉…停…停一停…伯君…奴…又…又快…要…呜…”神花心频频被探,仿如遭电触,酥麻之遍及全,使得她浑轻颤,贝齿紧咬,看似在抵挡这无边快,一幅承受不住的模样。

却也其是,受此烈冲击,实难忍受,尤其冯夷闻言之后也不停缓,却更加快,一时间瑶姬只觉狂风骤雨,好不停歇,下下打在自己心房。

“呜…呜…讨…喔…伯…伯君…我…真不行…要…要来了…来了…”瑶姬实难难受,这一下儿悸动回缩地比上回更加烈,死死纠裹着那迅猛的,一下一下地夹挤着那猛撞自己花心的大头儿。

“哦,瑶…瑶姬…我也…也不行…行了…要来,…给你…了…哦…”

“呜…呜…来…来…给我…呜…我…我不行了…呜…了…了…呜…”瑶姬原还想再忍受一下,等齐冯夷,一同洒华,哪知己不济,给这冤家多撞击下便已忍耐不得,贝齿一张,便死死咬住了横亘在自己面前的那壮手臂,畅快无比地先冯夷出元。冯夷这时也已快袭来,一跳一跳,难以停止,又受着下神热烫华的浇袭,更受不住,便更加以几下猛干“啪啪”连续几声沉重的体碰撞,下跨狠狠打在瑶姬那两瓣早已被撞得粉红的翘上,最后将猛顶,头死死抵在儿花心,直似要穿破一般,一声发啸,滚滚浓烫元便薄而出,一浇击在那花心上。

事后两人恩不说,只看时辰过了许多,便匆匆草草便收拾了,犹恐宓妃发现。却不知两人事成,全赖宓妃装作糊涂,刻意假眠。想来水伯冯夷与这巫山神瑶姬内心也是隐然知晓,只仍不愿太过猖喜,坏了此间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