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城市

  • 慾望城市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摘要

星期五的周末夜,琪琪洗了個舒服的澡後,愉快的穿上男友送她的禮物-一套艷紅色的性感內衣,一套足以撩動任何男人性慾的情趣內衣,下半身是件丁字褲,只有一小片的三角薄紗勉強遮住桃源洞口;上半身雖然是一件緊身馬甲,但特別的是它並沒有罩杯,它利用馬甲的特殊設計把琪琪的迷人上圍更加托高集中,讓她原本38E的雙峰看起來就像G奶一般雄偉,而馬甲的塑身效果也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修飾的更為惹火。穿上這樣誘人的內衣,讓琪琪覺得自己就像是荷蘭紅燈區的櫥窗應召女郎似的。
這套迷死人的內衣是她的男朋友-阿貴剛才載她回家時送給她的,阿貴還特別要求琪琪穿上這套內衣跟他一起參加晚上的慶功宴。她的男友阿貴前一陣子為了公司交付的一個大案子,跟他們公司一整組的同事們辛苦地奮鬥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好不容易才在昨天搞定了。對阿貴而言,最慘的就是這段期間幾乎沒有時間跟心愛的琪琪共處,最重要的是他已經『憋』了三個多禮拜了,他今天最想做的是把琪琪拉進旅館來場盤腸大戰,所以他還特別幫琪琪準備了這麼一套戰袍。但萬萬沒想到,下班前他公司的那組同事居然起鬨要去唱卡拉OK慶功,阿貴礙於團隊情誼,也只好按奈住滿腔的慾火答應去赴約。他心裡的先打算是先跟著大夥去夜店,然後設法找機會脫身,為了把握時間所以才要琪琪跟他一起赴約。
晚上六點,阿貴準時開著他那輛中古小車來到琪琪家樓下等她,不一會兒他就看見心愛的女神穿著件及膝風衣向他的車子跑了過來。
「奇怪,今天又不是很冷,琪琪怎麼會穿了這麼一件風衣啊!」阿貴心裡帶點疑惑。
琪琪一到阿貴面前便把風衣打開來,然後問:「你看,辣不辣啊!」。
哇!阿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在風衣的掩蓋下,琪琪上身穿的是件紅色的緊身超低胸T恤,她胸前一大片錦繡山壑完全呈現在阿貴眼前,那漲鼓鼓兩座大山,傲然地挺立在著,T恤的邊緣僅能勉強遮住那兩粒『山頭』,但看起來也是岌岌可危,若是琪琪在晃得用力些,那就難保春光不外洩了。而更讓人行注目禮的是下身那件『刻意』故意製造出許多破洞的超迷你熱褲,嚴格來說那根本已經不算是一件褲子,它除了短得像件內褲之外,它破洞範圍幾乎比剩下的布料還多。
這身辣妹行頭是他們去年去參加海洋音樂祭的時候買的,原本阿貴買給琪琪配搭在比基尼外面的,就阿貴記憶所及,她只有在當天晚上在音樂祭現場穿過一次,便沒再穿過。
「哇!辣死人了,妳不怕被色狼盯上嗎?」阿貴興奮但不可思議地問。
「才不怕哩!有你保護我,有什麼好怕的。難道你不喜歡嗎?那我去回去換下來好了。」琪琪用撒嬌而且還帶了點挑逗的語氣回問。
琪琪可是特別挑了這套性感的裝扮,她原本是想挑一套保守一點的外衣,但當她選衣服時,心裡那隻調皮的魔鬼溜了出來,她心裡很清楚阿貴送她那套『戰袍』的目的,一想到今晚將會發生的激戰,她心中的魔鬼誘使她決定要讓阿貴的慾火更旺,而且照阿貴的說法,他們只是要到卡拉OK店露個面、打聲招呼,就要找機會閃人了,所以她也想順便讓他的同事們為之驚艷。
「不用換、不用換」阿貴也猜到琪琪穿得這樣火辣,當然就是要與他盡情享受今夜後半場的浪漫,所以怎麼肯讓她換呢。
阿貴打開車門服伺女友上車後,便驅車趕往約好慶功的卡拉OK店。一路上,阿貴看著身旁可口誘人的女友,好幾次都想放同事的鴿子掉調頭直接開往汽車旅館。無奈,他想到組長下班時有說待會會順便宣布這次專案可以拿到的分紅獎金,而且還說如果有人沒到,那份獎金就得讓其他人均分,所以看在團隊情誼及『金錢』的情分下,也只好乖乖地到卡拉OK店報到。
因為周末下班路上塞車嚴重,而且附近又找不到停車位,所以當阿貴跟琪琪到達卡拉OK店時已經快七點了。阿貴帶著琪琪進到預定的包廂時,裡面已經有兩男一女正在大聲合唱一首熱門歌曲,而桌上已經有了6、7個壓扁的空啤酒罐,看起來他們早已經開始狂歡了。阿貴直接拉著琪琪入座,等到他們一曲結束才一一打招呼並介紹他們跟琪琪認識。
「這是我女朋友,琪琪。」阿貴說。
「他們三個是我們這組的同事,阿強、愛藍跟小劉」阿貴由遠而近逐個介紹。
琪琪聽阿貴說過,他們這一組一共有五個人,所以除了組長之外,都已經到齊了呢,那個阿強年紀跟阿貴差不多,大約三十歲左右,身材又高又壯,而小劉年紀大約二十出頭,看起來就蠻像個弱不禁風的公子哥兒,愛藍應該還不到三十歲,她的容貌算是十分出色,五官輪廓蠻深的,但表情看起來蠻冷酷、臉上不出現笑容,感覺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組長還沒到嗎?」阿貴問。
「還沒,他先去接太座,應該就快到了吧!」小劉回答。
「你們來很久了嗎?」阿貴問。
「我們一下班就來了,你們這麼晚才到,先罰一罐再說」阿強提議,其他兩人也跟著附和。
阿貴拗不過他們,只好接過阿強遞過來的台啤。
「貴哥,你真夠意思,那嫂子也罰一罐吧!」當阿貴在他們三人的吆喝聲中,豪氣地喝下那一罐之後,阿強可不想這麼輕易饒過他們。
「這一罐,也由我來喝」當琪琪正在思索如何閃躲時,阿貴趕緊出聲為她擋酒。
雖然阿貴的酒量並不算好,但他知道琪琪的酒量更差,萬一琪琪被他們灌醉了,那他今晚精心策畫的節目可就泡湯了。
「哇!英雄救美啊,阿貴你要擋酒可以,但幫人擋酒可得Double喔!」阿強得勢不饒人。
「Double就
Double,誰怕誰啊!」阿貴知道這兩罐酒不喝的話,他們三個決不會放過他,還不如趕緊結束這場戰火,在阿貴英勇的解決了三罐啤酒之後,大夥才又開始歡唱。
接下來半個小時組長遲遲沒有出現,而他們又點唱了十來首歌,因為其中有不少是帶動氣氛的電音舞曲,琪琪當然不好意思坐著不動,但風衣並不透風,所以幾首歌過後已經讓琪琪覺得全身冒汗,再加上其間阿強跟小劉想方設法的讓琪琪不得不喝了大半罐的啤酒,酒精的作用讓琪琪大膽的脫掉了讓她感到悶熱的大風衣。
琪琪這一脫,阿強跟小劉的目光立刻為之一亮,但礙於阿貴也在現場,所以阿強馬上就把頭轉開,只敢用餘光偷偷的欣賞琪琪,但小劉可就把持不住了,他的兩顆眼珠子連眨都不眨地死盯著琪琪不放,活像是想用眼神強姦她似的,而愛藍的眼神則透著些許忌妒。
琪琪雖然有些酒意,卻也能清楚的感受到現場兩位男性新朋友的灼熱眼神,但她只能裝糊塗,而阿貴也只好當作不知。就在這個尷尬得時刻,組長終於帶著她的太太出現了。
組長一進到包廂,就跟大家致意「抱歉、抱歉,讓大家等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原來,他們組長才剛走出公司就接到老闆的電話,把他叫了回去,所以才會這麼晚來。
「不管、不管,無論甚麼原因,遲到一定要先罰一灌啤酒再說」阿強又打算使出同樣的方法,大夥當然也跟著瞎起鬨。
「喝酒沒問題,今天這麼高興,不但要喝,而且要喝高級的。」組長邊說邊從手上拎的大袋子裡拿出了好幾瓶高級洋酒,有XO和加拿大冰酒…等。
「來來來,男生喝XO,女生喝冰酒。」組長邊說邊打開兩瓶酒。
「哇!組長,這麼大手筆啊」小劉說。
「嘿嘿,你們這次把案子搞得太成功了,不但拿下這份合約,還幫公司留住了大客戶,剛才老闆就是特別為了這件事找我去。」組長興奮的說「老闆說除了原本的獎金之外,每人另外再加發兩萬塊。」
「來!大家辛苦了,我們一起來乾一杯吧!」在組長宣佈好消息的同時,組長夫人已經幫每個人都倒了一大杯酒,連琪琪也不例外,只是琪琪跟愛藍的是冰酒,而他們四個男生則都是滿滿一杯的XO。
看到組長很阿莎力的乾了那一大杯酒,而阿強、愛藍跟小劉也喝掉各自面前的酒,阿貴跟琪琪也不好意思掃了組長的興,於是也乖乖地乾杯。
「阿貴啊,這位一定是你每天牽腸掛肚的女朋友。哇!真的很漂亮喔。」組長對著阿貴小倆口說。
他們組長姓章,年紀大約四十多歲,中等身材,外表看起來還滿親切和善的。其實當他一進到包廂時,他的男性本能就已經趨使他注意到阿貴身旁的這個辣妹,尤其是她的惹火服裝更是吸引他的目光,但薑是老的辣,以組長多年在聲色場所『奮鬥』的資歷,當然不會像阿強、小劉一樣露出色瞇瞇的眼神,更何況他家的母老虎正在旁邊呢。
「組長你好,我是琪琪。」琪琪說話時,還禮貌性的向組長稍微躬身致意。
琪琪這一躬身時,胸前瞬間乍現的春光,讓章組長也差點把持不住地愣了一下,他驚覺自己失態,立刻接話說「妳好,妳好!這一次的案子多虧大家努力,才能有這麼好的結果。阿貴這一陣子也是日夜拼命,害他沒有時間陪妳!」
「來,我代表公司感謝妳把阿貴貢獻出來,妳可千萬別怪阿貴喔!」組長邊說邊乾了第二杯。
「組長,您不要這麼客氣啦!」琪琪不好意思的回答,而且趕緊拿起自己的酒杯回敬,一旁的阿貴則舉杯陪了一杯。
「阿貴,說實在的,這次你的功勞最大」組長又舉杯敬阿貴。
「我也是靠大家幫忙的啦!」阿貴邊回敬邊說。
阿貴的確是這個案子的主力,而且很多關鍵問題都是他想出辦法解決的,可以說是托了阿貴的福,大夥才能分到這麼一大筆獎金。所以在組長起了頭之後,其他組員也爭著跟阿貴乾杯,當然也沒有輕易的放過他身旁的『阿貴嫂』。而琪琪以前從來沒喝過冰酒,只覺得甜甜的比紅酒還順口好喝,所以也忘了節制的喝了不少。
由於組長帶來的好消息,讓包廂裡的氣氛更加熱絡,大夥嘻嘻哈哈的聊天、唱K還彼此灌酒,而被灌了一堆XO的阿貴居然完全忘了原本想要開溜的念頭,而琪琪則是在喝了三、四杯之後就茫茫的坐在一旁進入了夢鄉。
大夥就這樣喧鬧了近兩個小時後,組長起身跟大家說「今天我只能陪你們瘋到這裡,我跟我老婆還得去接小孩,你們可以繼續玩,今天的包廂費都算我的」
在組長離開後,愛藍也提出想要散攤的想法。
「一直在這裡唱K,大家一定很無聊,我帶大家換個地方玩,如何?」小劉提議。
「去哪裡?」阿強問。
「你們去了就知道,保證好玩?」小劉回答。
「阿貴,你們小倆口去不去」阿強問。
「你們去吧,讓琪琪再睡一會兒,我還得送她回家。」沒想到醉得差不多的阿貴,居然還記得他的女朋友。
其實被灌得七葷八素的阿貴根本只是死撐著不想在同事面前出糗,所以等愛藍與阿強跟小劉一起離開後,他就抓起桌上的大冰桶狂吐,吐完之後就被那一肚子的酒精給KO在沙發上。
過了十來分鐘,琪琪因為強烈的尿意而醒來,醉眼矇矓的她發現包廂裡只剩下她跟阿貴兩個,她搖了搖阿貴,發現他醉得不省人事,無論琪琪如何叫都叫不醒他,所以她只好披上風衣,自己搖搖擺擺的離開包廂去上廁所。
上完廁所後,琪琪勉強壓抑酒精的作用搖搖晃晃的走回包廂,才進了包廂,一股酒意直衝腦門,讓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趴睡在沙發上。
在睡夢中,琪琪覺得似乎有人在拉扯她,接著她就被奶頭傳來的一絲刺痛感給驚醒,神智恍惚的琪琪聽見身旁響起一個男孩的聲音。
「咦!這是甚麼啊!」
「這個美女姊姊為甚麼要在奶頭上貼一塊OK蹦呢?」另一個男孩疑惑的問。
才剛恢復意識的琪琪眨了眨眼睛,朦朦朧朧的的目光看見有三個男孩站在她眼前。
「美女姊姊,妳醒了嗎?」站在中間的那個男孩問。
琪琪想起自己剛剛醉倒在包廂裡,這四周看起來蠻像是KTV的包廂,電視機還不斷傳出悅耳的歌曲。但,怎麼沒看到阿貴,他到哪兒去了?這三個小鬼又是誰呢?這一連串的問號很快的閃過琪琪的腦海,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她決定先裝醉。
「美女姊姊好像又睡著了!」
「是啊!我看她真的醉了」
「喂,阿德,這就你說的傳播妹嗎?」
「靠,我哪知道啊!不過看她的穿著打扮還滿像傳播妹的,居然連奶罩都沒戴。」阿德說。
「對啊!你們看,她的『車頭燈』好大喔,配上小小的奶頭看起來好正點啊!」一個男孩發出了讚嘆聲。
「不知道另一個奶頭上是不是也有貼OK蹦」
「她應該沒那麼快醒,我們把她的衣服脫掉,如何?」阿德開始打歪主意。
聽到這裡,琪琪才曉得大概是自己走錯了包廂而被他們誤認為傳播妹。搞清楚了狀況後,她原本想要起身離開,但想到剛剛乳頭那個刺激的感覺,必然是他們其中一個傢夥撕了她的胸貼,所以她的奶子此時應該已經曝了光,溜出來『見客』了,這讓她感到有點害羞,不知如何面對這三個大男孩。再一轉念,這三個好色的傢夥居然還想脫我衣服,怎麼可以輕易放過他們。
念頭一轉,琪琪就繼續裝睡,直到他們扒下她的風衣,然後一起動手拉扯她的T恤時,琪琪才把眼睛睜開,假裝剛醒來,問道「你們在做甚麼,幹嘛拉我的衣服?」
這一下可把這三個大男孩嚇壞了,只見他們手足無措、吱吱嗚嗚的辯解說「我們…我們…我們只是要幫妳把已服穿好。」
琪琪看著這三個色大膽小的大男孩臉上那副做錯事被逮到的驚惶表情,心裡的怒氣瞬間就消失了,而天生的母性則讓她心中對眼前這三個『可愛的』大男孩浮起一絲的疼惜。
「還在撒謊,你們念哪個學校,叫甚麼名字!再不說實話,我就報警。」她邊說邊坐了起來,假裝不經意的拉了拉衣領,順手把逃跑出來透氣的奶頭重新收進T恤裡。
一把警察搬出來,他們三個立刻老老實實的招了供。他們其中一個比較瘦高的是張瑞昌,一個瘦瘦小小的是孫宗聖而那個好色的阿德則是趙德柱。它們都是XX高職的應屆畢業生,前兩個禮拜才剛踏出校門。因為那個阿德曾經吹噓有到KTV找傳播妹伴唱的經驗,所以另外兩個人就湊了點錢,然後拜託阿德帶他們來開開眼界,其實這個阿德根本就沒有經驗,但他也不願意承認自己吹牛,所以硬著頭皮透過網路資訊,找了三個傳播妹來陪他們唱K,約好了純唱K的代價是每小時1000元,其他的再看狀況另計,但沒想到,那個傳播妹居然晃點他們。
正當他們三個小毛頭不知接下來該做啥時,琪琪就這樣闖入了他們的包廂,然後碰的一聲趴在沙發時,讓他們三人嚇了一大跳。
等他們回過神後,便把這個陌生人拉起來,讓她坐在沙發上。然後他們的目光就再也離不開這個陌生人了。
原來,經過他們七手八腳的拉扯之後,琪琪的風衣自然鬆開,所以她惹火的服裝跟『胸狠』的身材就這麼展現在這三個大男孩的眼前。這麼火辣的春光,連老和尚大概都很難抵擋,更何況是這三個血氣方剛的大男孩!
在幾分鐘的停頓與呆滯後,眼尖的孫宗聖在琪琪略略下滑的T恤領口邊緣,發現了露出來的胸貼,好奇的他就大膽的伸手幫美女姐姐撕下那張奇怪的『貼紙』,而琪琪也因為敏感部位受到這個動作刺激而醒了過來。
琪琪一邊聽他們三個支支吾吾的說出事情的經過,一邊打量這三個色大膽小的大男孩。可能是因為他們害怕被抓去警察局,所以看起來還蠻可憐的。
正當琪琪猶豫是要就這樣原諒他們還是應該給他們一點小小的懲罰時,那個帶頭的阿德從口袋裡掏出一大疊千元鈔票,哀求似的說「姐姐,我們這些錢都給妳,拜託妳原諒我們,不要報警好嗎?」
原來,阿德的老爸非常兇,他怕鬧到警察局的話,他回家一定會挨一頓揍。所以想用錢來解決。而且,反正那疊錢一共三萬三千元,其中三萬是張瑞昌跟孫宗聖湊來給他的,而他自己身上只有帶了三千元。
琪琪原本就有想要放他們一馬,又看到他們捧出這麼一大疊鈔票來當賠償,她心中剩下的一點點不悅也就完全消失了。而天生的母性加上她對阿貴冷落她將近一個月的報復心理,在酒精的壯膽助陣下,讓她心中產生微妙的變化,她決定假扮傳播妹來滿足這三個可愛的大男孩心裡的慾望。
「哇!這麼多錢,是不是你們要用來找傳播妹的啊!」琪琪問。
三人默默的點點頭。
「小鬼頭,小小年紀就這麼好色。你們想找傳播妹做甚麼」琪琪追問。
「……………」三人仍然保持沈默,他們總不能對眼前的美女說想看傳播妹的裸體,甚至還想打一砲吧!
「人小鬼大,毛都還沒長呢!滿腦子就想亂搞。」琪琪故意挑釁的說。
「誰說還沒長毛」他們三個像是捍衛名譽般的提出反駁。
看到這三個小弟弟維護男性尊嚴的表情,讓琪琪更加喜歡他們。她決定把阿貴送她的禮物轉『賣』給他們。
「既然你們把錢都給我了,那姐姐陪你們唱歌,怎麼樣?」琪琪試探地問。
只見三個人的眼睛突然都亮了起來,而且拼命的點頭。
看到三個大男孩像是看到聖誕老人發糖果的孩子一般,露出那種興奮又期待的神情。琪琪又進一步問「你們真的是要我陪你們唱歌嗎?」
沒有人回答琪琪的這個問題,其實琪琪也清楚這三個小鬼頭心理的答案。
「所以你們是想要『看』我囉!」琪琪從他們三個渴望的眼神,知道他們不但想看她,而且是想『看透』她。
這時,琪琪真的從心裡把自己變成一個傳播妹,她直接而大方的說「想不想要姊姊脫掉T恤啊!」
「想!」三個人一起脫口回答。
「我可以脫掉T恤,但你們只準看,絕對不準毛手毛腳」琪琪提出防禦要求。
「好!」三人乖乖的點著頭回答。
「現在,先讓姊姊看看你們是不是真的長毛了!」琪琪用曖昧的語調說。
三個傻男孩沒能立刻弄懂琪琪的意思。愣了一下,聰明的瑞昌最先想通,立刻脫下自己的褲子,而另外兩人當然也馬上跟著脫。
琪琪很滿意的站起來,然後像是女王似的走到每個人面前閱『兵』,她還調皮的伸手去撥弄他們跨下剛被嚇得躲在黑草叢裡的小蛇,這樣一個小動作就足以讓這三個未經人事的小毛頭,興奮的舉槍向她致敬了。
逐一閱『兵』之後,琪琪滿意的走到大電視機前,然後隨著音樂緩緩的脫掉T恤。當琪琪掀起上身的T恤後,那一身艷紅的馬甲襯托著她胸前那兩顆雄偉的奶彈,讓男孩們都忍不住的伸手握住自己的小步槍。
琪琪看到男孩的反應,更是刻意的扭腰擺臀,甚至劇烈的晃動那兩粒要命的奶彈。沒多久,琪琪就看見自己努力的成果,三個小男生都已經把他們的小步槍搓成了小鋼砲來向女王致敬了。
接下來,琪琪又進一步的脫掉熱褲,然後緩緩的走過每個男孩的面前,就像是在巡視她的部隊,順便驗收每個人的砲兵操演。而男孩則是緊盯著蓋住琪琪神祕三角洲的那一片小薄紗,就像是能夠看得見琪琪豐腴的陰阜似的。這樣淫蕩的演出,讓琪琪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她感覺那興奮的程度甚至還超過跟阿貴做愛。
琪琪如此風騷的在他們面前來回巡視,才不到兩趟,就聽見她面前的阿德突然發出低沈的喉音,然後就看見從阿德的砲口激射出一條乳白色的拋物線。
這樣荒淫的景像,讓琪琪再也按奈不住內心的情欲,她來到了孫宗聖的面前,她拉開孫宗聖原本緊握著砲管的手,然後蹲下身來,用她柔嫩的右手輕輕的接手握住,當琪琪的手觸碰到他粗大而堅挺的砲管時,她清楚的感受到掌心所傳來的灼熱溫度。這讓琪琪忍不住的張口去享用孫宗聖的大熱狗,但沒想到琪琪才剛含住,那砲口就毫不猶豫的將一枚砲彈射了出來,濃腥的精液塞滿了琪琪的小嘴,早已被性欲衝昏頭的琪琪,捨不得鬆口吐出剛吞進口中的大肉棒,所以只好把一大口濃腥的處男精全數吞下肚去,然後繼續用口吸吮著,這個銷魂刺激的服務,讓他的砲管不停的的顫動,而且持續的發射出增援的小子彈。
大約維持了快一分鐘,直到孫宗聖的肉棒在琪琪的靈巧口舌攻擊下,被完全打回原形,琪琪才滿意的鬆口放掉那條癱軟的小蛇,
接著,琪琪要張瑞昌起身站在她面前,她對於這個小男生胯下那條小蟒蛇的尺寸及耐力都很激賞,因為他的肉棍不但是三個小鬼頭之中最大的,也是琪琪曾經『鑑賞』過的老二中最大的。而且在張瑞昌右手五姑娘的全力攻擊之下,仍然還是傲首昂然,沒有絲毫潰洩的徵兆。
「哇!小弟弟這麼兇啊。」琪琪輕柔的握著張瑞昌粗大的陰莖說。
「看你這麼猛,要不要姊姊送張貼紙給你啊?」琪琪用嬌媚的口氣問。
「貼紙?」原本因為自己的尺寸遠比另外兩個同學還大而自傲的張瑞昌,對於琪琪的問題給搞糊塗。
「這張貼紙啊!你想不想要呢?」琪琪指著自己奶頭上剩下的那個乳貼,媚笑的說。
張瑞昌興奮的猛點頭。
「那還不拿去,難道還要等姐姐幫你拿嗎?」琪琪已經完全融入傳播妹的角色,她淫蕩的提出建議,而且還刻意的把大奶子往前挺。
「我…我…我可以自己拿嗎?」張瑞昌興奮的發出顫抖的聲音。
「你再不來拿,我就要把禮物收回囉!」琪琪做勢要退後。
「謝謝姐姐、謝謝姐姐」張瑞昌怕她真的反悔,連忙道謝並且伸手撕下琪琪的胸貼。
「唉呦!你怎麼這麼撕得這麼用力,好疼啊!」琪琪像是生氣的抗議著。
「對不起,我太緊張了。」張瑞昌因為怕琪琪反悔,所以撕下胸貼時的確蠻粗魯的。
「還不快幫我揉一揉。」琪琪假裝生氣的說。
原來性欲高漲的琪琪早已全身騷癢難耐,卻又不好意思自己打破剛要求他們不準毛手毛腳的規矩,所以故意借題發揮。
張瑞昌這傻小子也不算太笨,他一聽琪琪居然恩準他動手,立刻將按奈已久的祿山之爪撲向琪琪堅挺誘人的乳峰,並且極盡溫柔的揉捏乳峰上的小乳豆,深怕一不小心弄疼了琪琪柔軟的『胸器』,而又被趕出禁區。
「嗯…嗯……」琪琪饑渴已久的身體,受到如此溫柔的呵護,自然的發出了享受的低吟。
盡責的琪琪可沒有因為舒服的愛撫,而忘了繼續『傳播妹』的工作。她退後一步,然後上半身大約前傾90度,並且張口含住張瑞昌的大屌。這個高難度的姿勢,不但讓張瑞昌享受到琪琪溫暖小嘴的照料,琪琪完美的臀部也因此而毫無遮掩的呈現在孫宗聖跟阿德的眼前,而且琪琪因為不斷地吞吐著大雞巴,所以她胸前的兩座大肉球,也就自然的隨著她身體前後擺動而晃動著。
這樣淫蕩的景象,讓孫宗聖跟阿德已經軟趴的小蛇又再次的擡起頭了。急色的阿德實在憋不住了,他站到琪琪身旁並且偷偷伸手去抓住其中一顆劇烈晃動的大肉球,他先輕輕的握了一會,發現琪琪並沒有生氣制止,所以就放膽肆意地揉弄把玩了起來。而孫宗聖當然也不會放棄這個大好機會,立刻就蹲在琪琪的另一旁去享用琪琪另一顆還在孤獨晃動著的大奶子。
受到三重刺激的琪琪覺得體內的情慾已經快要爆發開來,還保有一絲理智的琪琪知道必須趕快消滅這三個大男生的慾火,否則她演的這個『傳播妹』極可能會脫稿演成被三個小毛頭輪姦的『騷妓女』。
琪琪鬆口吐出口中的巨蟒,然後站起身來用嬌媚的語調對兩個犯規的傢夥說「你們不乖喔!要處罰」
琪琪所做的處罰就是從現在起,只準張瑞昌一個人動手,而罰孫宗聖跟阿德必須把手背在身後。然後琪琪面對張瑞昌蹲了下來,再一次張口吞下那條蟒蛇,並且雙手各自握住並套弄那兩條死而復生的好色雞巴。
在琪琪手口並用的奮力猛攻下,果然立刻有了戰果,急色鬼阿德再一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率先繳『洩』投降。而張瑞昌看到那麼美艷漂亮的女人居然蹲在自己面前,而且竟然還能把自己的懶葩放進她的嘴裡,再加上兩手都握著夢寐以求的完美肉球,也沒撐多久,便興奮的丟兵洩甲,心悅誠服的交出一大坨濃稠的『貢品』,而琪琪當然也毫不客氣的將貢品收進肚子裡妥善保存。
在兩名戰友相繼投降之後,孫宗聖獨自面對琪琪的全力猛攻,終於也在她靈巧的舌尖挑弄下,再一次抵達銷魂的天堂美境。
看到三個大男生在經歷了他們生命中的第一場兩性戰爭後,都舒服的癱坐在沙發上,得意的琪琪想起了還醉倒在另一個包廂裡的男友。
「姐姐可沒時間再陪你們這三隻小色鬼,我先走囉!」琪琪邊說邊穿上自己的風衣。
「姐姐,我們怎麼跟妳聯絡?」阿德慾火雖熄但色心未滅,所以想要琪琪留下聯絡方式,以便日後再『聚』。
琪琪心想這群小色鬼,居然還想要我留電話,真當我是應召妹啊!
「你想得美勒!」她當然不肯留電話給這些小色狼。
但琪琪轉念一想,對於張瑞昌的那根大傢夥倒還真有點捨不得的。於是她從那疊鈔票中抽出一張遞給他們說「把你們的聯絡資料寫鈔票上,等下次姐姐我心情好的時候,再來找你們!」
等他們逐個寫好之後,琪琪便收回那張鈔票連同那一疊大鈔一起擺進風衣口袋,然後對他們三個獻上一記飛吻,然後飄逸的轉身離開包廂。
琪琪除了『三害』後趕緊溜回原來的包廂,原本還有些心虛的琪琪看見男友仍然醉癱在沙發上,就放心了。她本想叫醒阿貴,但當她走到阿貴身邊時,卻注意到他跨下股漲漲的褲襠,琪琪伸手一摸發現男友的肉棒居然硬梆梆的,當她興奮地脫下了阿貴的褲子後,那位將近一個月沒見面的熟『朋友』立刻從阿貴的內褲縫裡竄出來跟她點頭打招呼。
琪琪一看到熟悉的老『朋友』,剛才所累積的滿腹慾火一下子全都湧了上來,她再也顧不得羞恥,一手扯開了丁字褲,另一手就握住老『朋友』盡根塞進早已淫水淋淋的空虛騷屄裡,那久違的充實感讓琪琪放肆的發出滿意的浪叫。
琪琪當然不會就此滿足,騷癢難耐的浪屄驅使她賣力地扭腰擺臀,想要儘量讓肉柱子能夠磨擦到屄穴的每一個角落。
琪琪狂熱的激情演出加上啤酒造成的尿意,很快的就讓阿貴的陰莖急速爆漲,那份刺激的感受果然『救醒』了他,阿貴雖然恢復了意識,但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只能恍恍惚惚的展現獸性本能,將下體奮力往上挺進。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星期五的周末夜,琪琪洗了個舒服的澡後,愉快的穿上男友送她的禮物-一套艷紅色的性感內衣,一套足以撩動任何男人性慾的情趣內衣,下半身是件丁字褲,只有一小片的三角薄紗勉強遮住桃源洞口;上半身雖然是一件緊身馬甲,但特別的是它並沒有罩杯,它利用馬甲的特殊設計把琪琪的迷人上圍更加托高集中,讓她原本38E的雙峰看起來就像G奶一般雄偉,而馬甲的塑身效果也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修飾的更為惹火。穿上這樣誘人的內衣,讓琪琪覺得自己就像是荷蘭紅燈區的櫥窗應召女郎似的。
這套迷死人的內衣是她的男朋友-阿貴剛才載她回家時送給她的,阿貴還特別要求琪琪穿上這套內衣跟他一起參加晚上的慶功宴。她的男友阿貴前一陣子為了公司交付的一個大案子,跟他們公司一整組的同事們辛苦地奮鬥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好不容易才在昨天搞定了。對阿貴而言,最慘的就是這段期間幾乎沒有時間跟心愛的琪琪共處,最重要的是他已經『憋』了三個多禮拜了,他今天最想做的是把琪琪拉進旅館來場盤腸大戰,所以他還特別幫琪琪準備了這麼一套戰袍。但萬萬沒想到,下班前他公司的那組同事居然起鬨要去唱卡拉OK慶功,阿貴礙於團隊情誼,也只好按奈住滿腔的慾火答應去赴約。他心裡的先打算是先跟著大夥去夜店,然後設法找機會脫身,為了把握時間所以才要琪琪跟他一起赴約。
晚上六點,阿貴準時開著他那輛中古小車來到琪琪家樓下等她,不一會兒他就看見心愛的女神穿著件及膝風衣向他的車子跑了過來。
「奇怪,今天又不是很冷,琪琪怎麼會穿了這麼一件風衣啊!」阿貴心裡帶點疑惑。
琪琪一到阿貴面前便把風衣打開來,然後問:「你看,辣不辣啊!」。
哇!阿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在風衣的掩蓋下,琪琪上身穿的是件紅色的緊身超低胸T恤,她胸前一大片錦繡山壑完全呈現在阿貴眼前,那漲鼓鼓兩座大山,傲然地挺立在著,T恤的邊緣僅能勉強遮住那兩粒『山頭』,但看起來也是岌岌可危,若是琪琪在晃得用力些,那就難保春光不外洩了。而更讓人行注目禮的是下身那件『刻意』故意製造出許多破洞的超迷你熱褲,嚴格來說那根本已經不算是一件褲子,它除了短得像件內褲之外,它破洞範圍幾乎比剩下的布料還多。
這身辣妹行頭是他們去年去參加海洋音樂祭的時候買的,原本阿貴買給琪琪配搭在比基尼外面的,就阿貴記憶所及,她只有在當天晚上在音樂祭現場穿過一次,便沒再穿過。
「哇!辣死人了,妳不怕被色狼盯上嗎?」阿貴興奮但不可思議地問。
「才不怕哩!有你保護我,有什麼好怕的。難道你不喜歡嗎?那我去回去換下來好了。」琪琪用撒嬌而且還帶了點挑逗的語氣回問。
琪琪可是特別挑了這套性感的裝扮,她原本是想挑一套保守一點的外衣,但當她選衣服時,心裡那隻調皮的魔鬼溜了出來,她心裡很清楚阿貴送她那套『戰袍』的目的,一想到今晚將會發生的激戰,她心中的魔鬼誘使她決定要讓阿貴的慾火更旺,而且照阿貴的說法,他們只是要到卡拉OK店露個面、打聲招呼,就要找機會閃人了,所以她也想順便讓他的同事們為之驚艷。
「不用換、不用換」阿貴也猜到琪琪穿得這樣火辣,當然就是要與他盡情享受今夜後半場的浪漫,所以怎麼肯讓她換呢。
阿貴打開車門服伺女友上車後,便驅車趕往約好慶功的卡拉OK店。一路上,阿貴看著身旁可口誘人的女友,好幾次都想放同事的鴿子掉調頭直接開往汽車旅館。無奈,他想到組長下班時有說待會會順便宣布這次專案可以拿到的分紅獎金,而且還說如果有人沒到,那份獎金就得讓其他人均分,所以看在團隊情誼及『金錢』的情分下,也只好乖乖地到卡拉OK店報到。
因為周末下班路上塞車嚴重,而且附近又找不到停車位,所以當阿貴跟琪琪到達卡拉OK店時已經快七點了。阿貴帶著琪琪進到預定的包廂時,裡面已經有兩男一女正在大聲合唱一首熱門歌曲,而桌上已經有了6、7個壓扁的空啤酒罐,看起來他們早已經開始狂歡了。阿貴直接拉著琪琪入座,等到他們一曲結束才一一打招呼並介紹他們跟琪琪認識。
「這是我女朋友,琪琪。」阿貴說。
「他們三個是我們這組的同事,阿強、愛藍跟小劉」阿貴由遠而近逐個介紹。
琪琪聽阿貴說過,他們這一組一共有五個人,所以除了組長之外,都已經到齊了呢,那個阿強年紀跟阿貴差不多,大約三十歲左右,身材又高又壯,而小劉年紀大約二十出頭,看起來就蠻像個弱不禁風的公子哥兒,愛藍應該還不到三十歲,她的容貌算是十分出色,五官輪廓蠻深的,但表情看起來蠻冷酷、臉上不出現笑容,感覺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組長還沒到嗎?」阿貴問。
「還沒,他先去接太座,應該就快到了吧!」小劉回答。
「你們來很久了嗎?」阿貴問。
「我們一下班就來了,你們這麼晚才到,先罰一罐再說」阿強提議,其他兩人也跟著附和。
阿貴拗不過他們,只好接過阿強遞過來的台啤。
「貴哥,你真夠意思,那嫂子也罰一罐吧!」當阿貴在他們三人的吆喝聲中,豪氣地喝下那一罐之後,阿強可不想這麼輕易饒過他們。
「這一罐,也由我來喝」當琪琪正在思索如何閃躲時,阿貴趕緊出聲為她擋酒。
雖然阿貴的酒量並不算好,但他知道琪琪的酒量更差,萬一琪琪被他們灌醉了,那他今晚精心策畫的節目可就泡湯了。
「哇!英雄救美啊,阿貴你要擋酒可以,但幫人擋酒可得Double喔!」阿強得勢不饒人。
「Double就
Double,誰怕誰啊!」阿貴知道這兩罐酒不喝的話,他們三個決不會放過他,還不如趕緊結束這場戰火,在阿貴英勇的解決了三罐啤酒之後,大夥才又開始歡唱。
接下來半個小時組長遲遲沒有出現,而他們又點唱了十來首歌,因為其中有不少是帶動氣氛的電音舞曲,琪琪當然不好意思坐著不動,但風衣並不透風,所以幾首歌過後已經讓琪琪覺得全身冒汗,再加上其間阿強跟小劉想方設法的讓琪琪不得不喝了大半罐的啤酒,酒精的作用讓琪琪大膽的脫掉了讓她感到悶熱的大風衣。
琪琪這一脫,阿強跟小劉的目光立刻為之一亮,但礙於阿貴也在現場,所以阿強馬上就把頭轉開,只敢用餘光偷偷的欣賞琪琪,但小劉可就把持不住了,他的兩顆眼珠子連眨都不眨地死盯著琪琪不放,活像是想用眼神強姦她似的,而愛藍的眼神則透著些許忌妒。
琪琪雖然有些酒意,卻也能清楚的感受到現場兩位男性新朋友的灼熱眼神,但她只能裝糊塗,而阿貴也只好當作不知。就在這個尷尬得時刻,組長終於帶著她的太太出現了。
組長一進到包廂,就跟大家致意「抱歉、抱歉,讓大家等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原來,他們組長才剛走出公司就接到老闆的電話,把他叫了回去,所以才會這麼晚來。
「不管、不管,無論甚麼原因,遲到一定要先罰一灌啤酒再說」阿強又打算使出同樣的方法,大夥當然也跟著瞎起鬨。
「喝酒沒問題,今天這麼高興,不但要喝,而且要喝高級的。」組長邊說邊從手上拎的大袋子裡拿出了好幾瓶高級洋酒,有XO和加拿大冰酒…等。
「來來來,男生喝XO,女生喝冰酒。」組長邊說邊打開兩瓶酒。
「哇!組長,這麼大手筆啊」小劉說。
「嘿嘿,你們這次把案子搞得太成功了,不但拿下這份合約,還幫公司留住了大客戶,剛才老闆就是特別為了這件事找我去。」組長興奮的說「老闆說除了原本的獎金之外,每人另外再加發兩萬塊。」
「來!大家辛苦了,我們一起來乾一杯吧!」在組長宣佈好消息的同時,組長夫人已經幫每個人都倒了一大杯酒,連琪琪也不例外,只是琪琪跟愛藍的是冰酒,而他們四個男生則都是滿滿一杯的XO。
看到組長很阿莎力的乾了那一大杯酒,而阿強、愛藍跟小劉也喝掉各自面前的酒,阿貴跟琪琪也不好意思掃了組長的興,於是也乖乖地乾杯。
「阿貴啊,這位一定是你每天牽腸掛肚的女朋友。哇!真的很漂亮喔。」組長對著阿貴小倆口說。
他們組長姓章,年紀大約四十多歲,中等身材,外表看起來還滿親切和善的。其實當他一進到包廂時,他的男性本能就已經趨使他注意到阿貴身旁的這個辣妹,尤其是她的惹火服裝更是吸引他的目光,但薑是老的辣,以組長多年在聲色場所『奮鬥』的資歷,當然不會像阿強、小劉一樣露出色瞇瞇的眼神,更何況他家的母老虎正在旁邊呢。
「組長你好,我是琪琪。」琪琪說話時,還禮貌性的向組長稍微躬身致意。
琪琪這一躬身時,胸前瞬間乍現的春光,讓章組長也差點把持不住地愣了一下,他驚覺自己失態,立刻接話說「妳好,妳好!這一次的案子多虧大家努力,才能有這麼好的結果。阿貴這一陣子也是日夜拼命,害他沒有時間陪妳!」
「來,我代表公司感謝妳把阿貴貢獻出來,妳可千萬別怪阿貴喔!」組長邊說邊乾了第二杯。
「組長,您不要這麼客氣啦!」琪琪不好意思的回答,而且趕緊拿起自己的酒杯回敬,一旁的阿貴則舉杯陪了一杯。
「阿貴,說實在的,這次你的功勞最大」組長又舉杯敬阿貴。
「我也是靠大家幫忙的啦!」阿貴邊回敬邊說。
阿貴的確是這個案子的主力,而且很多關鍵問題都是他想出辦法解決的,可以說是托了阿貴的福,大夥才能分到這麼一大筆獎金。所以在組長起了頭之後,其他組員也爭著跟阿貴乾杯,當然也沒有輕易的放過他身旁的『阿貴嫂』。而琪琪以前從來沒喝過冰酒,只覺得甜甜的比紅酒還順口好喝,所以也忘了節制的喝了不少。
由於組長帶來的好消息,讓包廂裡的氣氛更加熱絡,大夥嘻嘻哈哈的聊天、唱K還彼此灌酒,而被灌了一堆XO的阿貴居然完全忘了原本想要開溜的念頭,而琪琪則是在喝了三、四杯之後就茫茫的坐在一旁進入了夢鄉。
大夥就這樣喧鬧了近兩個小時後,組長起身跟大家說「今天我只能陪你們瘋到這裡,我跟我老婆還得去接小孩,你們可以繼續玩,今天的包廂費都算我的」
在組長離開後,愛藍也提出想要散攤的想法。
「一直在這裡唱K,大家一定很無聊,我帶大家換個地方玩,如何?」小劉提議。
「去哪裡?」阿強問。
「你們去了就知道,保證好玩?」小劉回答。
「阿貴,你們小倆口去不去」阿強問。
「你們去吧,讓琪琪再睡一會兒,我還得送她回家。」沒想到醉得差不多的阿貴,居然還記得他的女朋友。
其實被灌得七葷八素的阿貴根本只是死撐著不想在同事面前出糗,所以等愛藍與阿強跟小劉一起離開後,他就抓起桌上的大冰桶狂吐,吐完之後就被那一肚子的酒精給KO在沙發上。
過了十來分鐘,琪琪因為強烈的尿意而醒來,醉眼矇矓的她發現包廂裡只剩下她跟阿貴兩個,她搖了搖阿貴,發現他醉得不省人事,無論琪琪如何叫都叫不醒他,所以她只好披上風衣,自己搖搖擺擺的離開包廂去上廁所。
上完廁所後,琪琪勉強壓抑酒精的作用搖搖晃晃的走回包廂,才進了包廂,一股酒意直衝腦門,讓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趴睡在沙發上。
在睡夢中,琪琪覺得似乎有人在拉扯她,接著她就被奶頭傳來的一絲刺痛感給驚醒,神智恍惚的琪琪聽見身旁響起一個男孩的聲音。
「咦!這是甚麼啊!」
「這個美女姊姊為甚麼要在奶頭上貼一塊OK蹦呢?」另一個男孩疑惑的問。
才剛恢復意識的琪琪眨了眨眼睛,朦朦朧朧的的目光看見有三個男孩站在她眼前。
「美女姊姊,妳醒了嗎?」站在中間的那個男孩問。
琪琪想起自己剛剛醉倒在包廂裡,這四周看起來蠻像是KTV的包廂,電視機還不斷傳出悅耳的歌曲。但,怎麼沒看到阿貴,他到哪兒去了?這三個小鬼又是誰呢?這一連串的問號很快的閃過琪琪的腦海,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她決定先裝醉。
「美女姊姊好像又睡著了!」
「是啊!我看她真的醉了」
「喂,阿德,這就你說的傳播妹嗎?」
「靠,我哪知道啊!不過看她的穿著打扮還滿像傳播妹的,居然連奶罩都沒戴。」阿德說。
「對啊!你們看,她的『車頭燈』好大喔,配上小小的奶頭看起來好正點啊!」一個男孩發出了讚嘆聲。
「不知道另一個奶頭上是不是也有貼OK蹦」
「她應該沒那麼快醒,我們把她的衣服脫掉,如何?」阿德開始打歪主意。
聽到這裡,琪琪才曉得大概是自己走錯了包廂而被他們誤認為傳播妹。搞清楚了狀況後,她原本想要起身離開,但想到剛剛乳頭那個刺激的感覺,必然是他們其中一個傢夥撕了她的胸貼,所以她的奶子此時應該已經曝了光,溜出來『見客』了,這讓她感到有點害羞,不知如何面對這三個大男孩。再一轉念,這三個好色的傢夥居然還想脫我衣服,怎麼可以輕易放過他們。
念頭一轉,琪琪就繼續裝睡,直到他們扒下她的風衣,然後一起動手拉扯她的T恤時,琪琪才把眼睛睜開,假裝剛醒來,問道「你們在做甚麼,幹嘛拉我的衣服?」
這一下可把這三個大男孩嚇壞了,只見他們手足無措、吱吱嗚嗚的辯解說「我們…我們…我們只是要幫妳把已服穿好。」
琪琪看著這三個色大膽小的大男孩臉上那副做錯事被逮到的驚惶表情,心裡的怒氣瞬間就消失了,而天生的母性則讓她心中對眼前這三個『可愛的』大男孩浮起一絲的疼惜。
「還在撒謊,你們念哪個學校,叫甚麼名字!再不說實話,我就報警。」她邊說邊坐了起來,假裝不經意的拉了拉衣領,順手把逃跑出來透氣的奶頭重新收進T恤裡。
一把警察搬出來,他們三個立刻老老實實的招了供。他們其中一個比較瘦高的是張瑞昌,一個瘦瘦小小的是孫宗聖而那個好色的阿德則是趙德柱。它們都是XX高職的應屆畢業生,前兩個禮拜才剛踏出校門。因為那個阿德曾經吹噓有到KTV找傳播妹伴唱的經驗,所以另外兩個人就湊了點錢,然後拜託阿德帶他們來開開眼界,其實這個阿德根本就沒有經驗,但他也不願意承認自己吹牛,所以硬著頭皮透過網路資訊,找了三個傳播妹來陪他們唱K,約好了純唱K的代價是每小時1000元,其他的再看狀況另計,但沒想到,那個傳播妹居然晃點他們。
正當他們三個小毛頭不知接下來該做啥時,琪琪就這樣闖入了他們的包廂,然後碰的一聲趴在沙發時,讓他們三人嚇了一大跳。
等他們回過神後,便把這個陌生人拉起來,讓她坐在沙發上。然後他們的目光就再也離不開這個陌生人了。
原來,經過他們七手八腳的拉扯之後,琪琪的風衣自然鬆開,所以她惹火的服裝跟『胸狠』的身材就這麼展現在這三個大男孩的眼前。這麼火辣的春光,連老和尚大概都很難抵擋,更何況是這三個血氣方剛的大男孩!
在幾分鐘的停頓與呆滯後,眼尖的孫宗聖在琪琪略略下滑的T恤領口邊緣,發現了露出來的胸貼,好奇的他就大膽的伸手幫美女姐姐撕下那張奇怪的『貼紙』,而琪琪也因為敏感部位受到這個動作刺激而醒了過來。
琪琪一邊聽他們三個支支吾吾的說出事情的經過,一邊打量這三個色大膽小的大男孩。可能是因為他們害怕被抓去警察局,所以看起來還蠻可憐的。
正當琪琪猶豫是要就這樣原諒他們還是應該給他們一點小小的懲罰時,那個帶頭的阿德從口袋裡掏出一大疊千元鈔票,哀求似的說「姐姐,我們這些錢都給妳,拜託妳原諒我們,不要報警好嗎?」
原來,阿德的老爸非常兇,他怕鬧到警察局的話,他回家一定會挨一頓揍。所以想用錢來解決。而且,反正那疊錢一共三萬三千元,其中三萬是張瑞昌跟孫宗聖湊來給他的,而他自己身上只有帶了三千元。
琪琪原本就有想要放他們一馬,又看到他們捧出這麼一大疊鈔票來當賠償,她心中剩下的一點點不悅也就完全消失了。而天生的母性加上她對阿貴冷落她將近一個月的報復心理,在酒精的壯膽助陣下,讓她心中產生微妙的變化,她決定假扮傳播妹來滿足這三個可愛的大男孩心裡的慾望。
「哇!這麼多錢,是不是你們要用來找傳播妹的啊!」琪琪問。
三人默默的點點頭。
「小鬼頭,小小年紀就這麼好色。你們想找傳播妹做甚麼」琪琪追問。
「……………」三人仍然保持沈默,他們總不能對眼前的美女說想看傳播妹的裸體,甚至還想打一砲吧!
「人小鬼大,毛都還沒長呢!滿腦子就想亂搞。」琪琪故意挑釁的說。
「誰說還沒長毛」他們三個像是捍衛名譽般的提出反駁。
看到這三個小弟弟維護男性尊嚴的表情,讓琪琪更加喜歡他們。她決定把阿貴送她的禮物轉『賣』給他們。
「既然你們把錢都給我了,那姐姐陪你們唱歌,怎麼樣?」琪琪試探地問。
只見三個人的眼睛突然都亮了起來,而且拼命的點頭。
看到三個大男孩像是看到聖誕老人發糖果的孩子一般,露出那種興奮又期待的神情。琪琪又進一步問「你們真的是要我陪你們唱歌嗎?」
沒有人回答琪琪的這個問題,其實琪琪也清楚這三個小鬼頭心理的答案。
「所以你們是想要『看』我囉!」琪琪從他們三個渴望的眼神,知道他們不但想看她,而且是想『看透』她。
這時,琪琪真的從心裡把自己變成一個傳播妹,她直接而大方的說「想不想要姊姊脫掉T恤啊!」
「想!」三個人一起脫口回答。
「我可以脫掉T恤,但你們只準看,絕對不準毛手毛腳」琪琪提出防禦要求。
「好!」三人乖乖的點著頭回答。
「現在,先讓姊姊看看你們是不是真的長毛了!」琪琪用曖昧的語調說。
三個傻男孩沒能立刻弄懂琪琪的意思。愣了一下,聰明的瑞昌最先想通,立刻脫下自己的褲子,而另外兩人當然也馬上跟著脫。
琪琪很滿意的站起來,然後像是女王似的走到每個人面前閱『兵』,她還調皮的伸手去撥弄他們跨下剛被嚇得躲在黑草叢裡的小蛇,這樣一個小動作就足以讓這三個未經人事的小毛頭,興奮的舉槍向她致敬了。
逐一閱『兵』之後,琪琪滿意的走到大電視機前,然後隨著音樂緩緩的脫掉T恤。當琪琪掀起上身的T恤後,那一身艷紅的馬甲襯托著她胸前那兩顆雄偉的奶彈,讓男孩們都忍不住的伸手握住自己的小步槍。
琪琪看到男孩的反應,更是刻意的扭腰擺臀,甚至劇烈的晃動那兩粒要命的奶彈。沒多久,琪琪就看見自己努力的成果,三個小男生都已經把他們的小步槍搓成了小鋼砲來向女王致敬了。
接下來,琪琪又進一步的脫掉熱褲,然後緩緩的走過每個男孩的面前,就像是在巡視她的部隊,順便驗收每個人的砲兵操演。而男孩則是緊盯著蓋住琪琪神祕三角洲的那一片小薄紗,就像是能夠看得見琪琪豐腴的陰阜似的。這樣淫蕩的演出,讓琪琪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她感覺那興奮的程度甚至還超過跟阿貴做愛。
琪琪如此風騷的在他們面前來回巡視,才不到兩趟,就聽見她面前的阿德突然發出低沈的喉音,然後就看見從阿德的砲口激射出一條乳白色的拋物線。
這樣荒淫的景像,讓琪琪再也按奈不住內心的情欲,她來到了孫宗聖的面前,她拉開孫宗聖原本緊握著砲管的手,然後蹲下身來,用她柔嫩的右手輕輕的接手握住,當琪琪的手觸碰到他粗大而堅挺的砲管時,她清楚的感受到掌心所傳來的灼熱溫度。這讓琪琪忍不住的張口去享用孫宗聖的大熱狗,但沒想到琪琪才剛含住,那砲口就毫不猶豫的將一枚砲彈射了出來,濃腥的精液塞滿了琪琪的小嘴,早已被性欲衝昏頭的琪琪,捨不得鬆口吐出剛吞進口中的大肉棒,所以只好把一大口濃腥的處男精全數吞下肚去,然後繼續用口吸吮著,這個銷魂刺激的服務,讓他的砲管不停的的顫動,而且持續的發射出增援的小子彈。
大約維持了快一分鐘,直到孫宗聖的肉棒在琪琪的靈巧口舌攻擊下,被完全打回原形,琪琪才滿意的鬆口放掉那條癱軟的小蛇,
接著,琪琪要張瑞昌起身站在她面前,她對於這個小男生胯下那條小蟒蛇的尺寸及耐力都很激賞,因為他的肉棍不但是三個小鬼頭之中最大的,也是琪琪曾經『鑑賞』過的老二中最大的。而且在張瑞昌右手五姑娘的全力攻擊之下,仍然還是傲首昂然,沒有絲毫潰洩的徵兆。
「哇!小弟弟這麼兇啊。」琪琪輕柔的握著張瑞昌粗大的陰莖說。
「看你這麼猛,要不要姊姊送張貼紙給你啊?」琪琪用嬌媚的口氣問。
「貼紙?」原本因為自己的尺寸遠比另外兩個同學還大而自傲的張瑞昌,對於琪琪的問題給搞糊塗。
「這張貼紙啊!你想不想要呢?」琪琪指著自己奶頭上剩下的那個乳貼,媚笑的說。
張瑞昌興奮的猛點頭。
「那還不拿去,難道還要等姐姐幫你拿嗎?」琪琪已經完全融入傳播妹的角色,她淫蕩的提出建議,而且還刻意的把大奶子往前挺。
「我…我…我可以自己拿嗎?」張瑞昌興奮的發出顫抖的聲音。
「你再不來拿,我就要把禮物收回囉!」琪琪做勢要退後。
「謝謝姐姐、謝謝姐姐」張瑞昌怕她真的反悔,連忙道謝並且伸手撕下琪琪的胸貼。
「唉呦!你怎麼這麼撕得這麼用力,好疼啊!」琪琪像是生氣的抗議著。
「對不起,我太緊張了。」張瑞昌因為怕琪琪反悔,所以撕下胸貼時的確蠻粗魯的。
「還不快幫我揉一揉。」琪琪假裝生氣的說。
原來性欲高漲的琪琪早已全身騷癢難耐,卻又不好意思自己打破剛要求他們不準毛手毛腳的規矩,所以故意借題發揮。
張瑞昌這傻小子也不算太笨,他一聽琪琪居然恩準他動手,立刻將按奈已久的祿山之爪撲向琪琪堅挺誘人的乳峰,並且極盡溫柔的揉捏乳峰上的小乳豆,深怕一不小心弄疼了琪琪柔軟的『胸器』,而又被趕出禁區。
「嗯…嗯……」琪琪饑渴已久的身體,受到如此溫柔的呵護,自然的發出了享受的低吟。
盡責的琪琪可沒有因為舒服的愛撫,而忘了繼續『傳播妹』的工作。她退後一步,然後上半身大約前傾90度,並且張口含住張瑞昌的大屌。這個高難度的姿勢,不但讓張瑞昌享受到琪琪溫暖小嘴的照料,琪琪完美的臀部也因此而毫無遮掩的呈現在孫宗聖跟阿德的眼前,而且琪琪因為不斷地吞吐著大雞巴,所以她胸前的兩座大肉球,也就自然的隨著她身體前後擺動而晃動著。
這樣淫蕩的景象,讓孫宗聖跟阿德已經軟趴的小蛇又再次的擡起頭了。急色的阿德實在憋不住了,他站到琪琪身旁並且偷偷伸手去抓住其中一顆劇烈晃動的大肉球,他先輕輕的握了一會,發現琪琪並沒有生氣制止,所以就放膽肆意地揉弄把玩了起來。而孫宗聖當然也不會放棄這個大好機會,立刻就蹲在琪琪的另一旁去享用琪琪另一顆還在孤獨晃動著的大奶子。
受到三重刺激的琪琪覺得體內的情慾已經快要爆發開來,還保有一絲理智的琪琪知道必須趕快消滅這三個大男生的慾火,否則她演的這個『傳播妹』極可能會脫稿演成被三個小毛頭輪姦的『騷妓女』。
琪琪鬆口吐出口中的巨蟒,然後站起身來用嬌媚的語調對兩個犯規的傢夥說「你們不乖喔!要處罰」
琪琪所做的處罰就是從現在起,只準張瑞昌一個人動手,而罰孫宗聖跟阿德必須把手背在身後。然後琪琪面對張瑞昌蹲了下來,再一次張口吞下那條蟒蛇,並且雙手各自握住並套弄那兩條死而復生的好色雞巴。
在琪琪手口並用的奮力猛攻下,果然立刻有了戰果,急色鬼阿德再一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率先繳『洩』投降。而張瑞昌看到那麼美艷漂亮的女人居然蹲在自己面前,而且竟然還能把自己的懶葩放進她的嘴裡,再加上兩手都握著夢寐以求的完美肉球,也沒撐多久,便興奮的丟兵洩甲,心悅誠服的交出一大坨濃稠的『貢品』,而琪琪當然也毫不客氣的將貢品收進肚子裡妥善保存。
在兩名戰友相繼投降之後,孫宗聖獨自面對琪琪的全力猛攻,終於也在她靈巧的舌尖挑弄下,再一次抵達銷魂的天堂美境。
看到三個大男生在經歷了他們生命中的第一場兩性戰爭後,都舒服的癱坐在沙發上,得意的琪琪想起了還醉倒在另一個包廂裡的男友。
「姐姐可沒時間再陪你們這三隻小色鬼,我先走囉!」琪琪邊說邊穿上自己的風衣。
「姐姐,我們怎麼跟妳聯絡?」阿德慾火雖熄但色心未滅,所以想要琪琪留下聯絡方式,以便日後再『聚』。
琪琪心想這群小色鬼,居然還想要我留電話,真當我是應召妹啊!
「你想得美勒!」她當然不肯留電話給這些小色狼。
但琪琪轉念一想,對於張瑞昌的那根大傢夥倒還真有點捨不得的。於是她從那疊鈔票中抽出一張遞給他們說「把你們的聯絡資料寫鈔票上,等下次姐姐我心情好的時候,再來找你們!」
等他們逐個寫好之後,琪琪便收回那張鈔票連同那一疊大鈔一起擺進風衣口袋,然後對他們三個獻上一記飛吻,然後飄逸的轉身離開包廂。
琪琪除了『三害』後趕緊溜回原來的包廂,原本還有些心虛的琪琪看見男友仍然醉癱在沙發上,就放心了。她本想叫醒阿貴,但當她走到阿貴身邊時,卻注意到他跨下股漲漲的褲襠,琪琪伸手一摸發現男友的肉棒居然硬梆梆的,當她興奮地脫下了阿貴的褲子後,那位將近一個月沒見面的熟『朋友』立刻從阿貴的內褲縫裡竄出來跟她點頭打招呼。
琪琪一看到熟悉的老『朋友』,剛才所累積的滿腹慾火一下子全都湧了上來,她再也顧不得羞恥,一手扯開了丁字褲,另一手就握住老『朋友』盡根塞進早已淫水淋淋的空虛騷屄裡,那久違的充實感讓琪琪放肆的發出滿意的浪叫。
琪琪當然不會就此滿足,騷癢難耐的浪屄驅使她賣力地扭腰擺臀,想要儘量讓肉柱子能夠磨擦到屄穴的每一個角落。
琪琪狂熱的激情演出加上啤酒造成的尿意,很快的就讓阿貴的陰莖急速爆漲,那份刺激的感受果然『救醒』了他,阿貴雖然恢復了意識,但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只能恍恍惚惚的展現獸性本能,將下體奮力往上挺進。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