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5

  • 護士淫夢5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第五章通勤的快速強奸第二天,住在306號房的鐮田繁行,接到外科部長強迫出院的命令;鐮田說是要控告,但是醫院有雇用近似流氓的壯漢,不但把鐮田像垃圾一樣的丟出去,還沒收藏起來的錄影帶;從三樓的護理中心,看到鐮田扶著拐杖離開醫院大門,裕子摟緊宏美的肩膀,深深歎一口氣。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第五章通勤的快速強奸

第二天,住在306號房的鐮田繁行,接到外科部長強迫出院的命令;鐮田說是要控告,但是醫院有雇用近似流氓的壯漢,不但把鐮田像垃圾一樣的丟出去,還沒收藏起來的錄影帶;從三樓的護理中心,看到鐮田扶著拐杖離開醫院大門,裕子摟緊宏美的肩膀,深深歎一口氣。

在這一個月後的時間里,裕子只接受一次島村的幽會外,過著很平安的日子,但實際上那是暴風雨前的甯靜。

那是在七月的一個悶熱的一天,裕子從郊外租借的公寓走出,準備去市中心;穿著淺黃色套裝的裕子,站在月台上就會使上班族露出羨慕的眼光看裕子;在裕子坐的那輛車里,擠進很多有企圖的男人,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披在肩上的長發,從胸口露出純白的襯衫,從半緊身裙下露出修長的美腿。

許多護士小姐們,下班後會顯得很活躍,有不少人會去跳迪斯可或酒廊,但裕子不太喜歡那種東西;可是,她也是年輕女孩,喜歡打扮自己,有機會也想去服裝店看看。

開往市中心的快速電車進入月台;車門打開,沒有人下車,裕子順著人群走近擁擠的車廂里;就在這時候,一直躲在人群後面看裕子的二個男人,緊跟在裕子身後進入車廂。

裕子被擠到車廂中間附近,把白色的皮包抱在懷里,和一名上班族的男人背對背站立;男人的廉價發油發出令人心的氣味,和陌生男人的身體靠在一起也使她感到不舒服。

裕子每一次坐擁擠的電車時,都會有這種感覺,尤其是這一條線的電車是以色情而出名;在上下班的時間里,幾乎每一次都會遇到色情,個性較強的裕子,每一次都用高跟鞋踩對方的腳,使男人知難而退,但順手摸她屁股的男人實在太多;由於醫院的勤務不同,四天中有一天要搭乘這班車,所以還能勉強忍耐,如果是每天的話實在受不了;那麽多的職業婦女都能忍受這種狀況,使裕子非常感歎。

到市中心約需二十分鍾,期間只停一次,如果車廂是空的,還可以看雜志,但這樣擁擠的情vp是辦不到,裕子只好看看車廂廣告打發時間。

不久後,就感到有很大的手掌壓在屁股上;又是色情男,真討厭;可是,情vp和過去不同,壓在屁股上的手掌非常大膽的撫摸,而且覺得有二個男人同時撫摸。真奇怪;裕子覺得很異常,扭轉頭向後看,在這刹那間她發呆了;原來是鐮田,而且在他身邊有一個像小流氓的男人;二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裕子嚇得不敢叫也不敢動;這時候鐮田更大膽的擠入裕子和背後的上班族男人之間,突然把手伸入裙子里。

  「啊」

因爲事出突然,在她用皮包防備之前,鐮田的手已經摸到下體;全身立刻産生有如觸電的沖擊,身體猛然跳動一下;不要!這是干什麽。

裕子沒有說話,只是拚命的扭動身體想擺脫男人的手掌;這時候另外一個男人把她的屁股從兩側壓住,使裕子無法掙閘,不僅如此,還把勃起的肉棒隔著褲子和裙子頂在裕子的屁股溝上。不要不要。

裕子的身體前後受到壓迫,像變成三明治一樣無法動彈;但還是想要扭動屁股脫離困境,但這樣一來形成用柔軟的屁股,摩擦肉棒的狀態,情vp更惡化;不明白爲什麽會變成這樣,但可以確定鐮田是有意的,如果就這樣順從下去,以前的悲劇又要重演。

裕子準備用高跟鞋踩對方的腳,就在這時候鐮田拿出一張照片,在裕子的眼前晃一下,看到那張照片時,裕子的掙扎力量完全消失,因爲那就是她分開大腿作手淫時的照片。強破鐮田出院時,雖然沒收錄影帶,但是沒有找到照片,沒有想到這時候出現。裕子覺得自己的頭部vh擊,幾乎站不穩要倒下去,可是被身後的男人抱住。從裕子露出的修長美腿開始顫抖。

  「那一次奶對我太狠了吧。後來的醫生是蒙古大夫,害我變成跛腳,這筆帳要找奶算清。」

鐮田在裕子的耳邊悄悄說過後,把照片很小心的放進口袋里。

  「如果不想讓這個照片出現在醫院里,就要聽從我和這個夥伴的話,而且不準亂叫。」

低沈的聲音使裕子感到恐懼。在乘客中有人發現美麗的女人夾在兩個流氓之間v鸱ㄥP,但都不敢干涉,假裝作出沒有看見的樣子;鐮田當然也了解這種情形,二個人是旁若無人的撫摸女人的身體;這時候鐮田把裕子的迷你裙撩起,開始撫摸裕子的下半身,在這同時露出得意的笑容。因爲他發現,裕子的下半身是用吊襪帶吊住薄質的長襪。嘿嘿,穿這樣性感的內衣,好極了;鐮田把身體更貼緊在裕子的身上,手伸入三角褲里。

  「啊」

裕子拿皮包想推開鐮田的手;鐮田向夥伴三島賢次遞一個眼神;三島就是受到鐮田的請托洗那個照片的,已經認識五年的好朋友,現在是在新宿做酒保。三島點頭,立刻從裕子的身後撩起裙子,同時撫摸從三角褲露出的屁股。不要不能這樣。

裕子受到前後夾攻,忍不住扭動屁股;可是三島不只是撫摸屁股,還拉開她的頭發,把耳垂含在嘴里吸吮,也會把呼吸噴在裕子的耳孔里。敏感的耳朵受到刺激,裕子的身體更軟弱無力;趁這個機會,鐮田把手伸入大腿之間。

鐮田摸到陰毛,還有帶濕氣的陰唇;淺黃色的迷你裙完全撩起,露出白色的吊襪帶,和有手指在里面而隆起的三角褲;有幾名乘客發現這種情形,但都怕惹起麻煩,而做視而不見的態度;啊救命啊。

裕子咬緊塗上粉紅色唇膏的嘴唇,高高聳起的胸部也上下顫抖;長發掩蓋半個臉,低下頭時裕子的臉正好靠在鐮田的下颚上;好像忍受對方淫邪的動作,閉上眼睛的睫毛輕輕抖嗦;敏感的陰核受到撫摸,肉芽從皮包里吐出;鐮田以微妙的動作摩擦吐出的肉芽,在裕子屁股上撫摸的手也越來越熱情,進入屁股的溝里,前後的手在裕子的大腿根相碰。

在此時,鐮田感覺出裕子有變化;原來夾緊手掌的大腿,慢慢松弛,全身也不再緊張,裕子把體重逐漸放在鐮田身上;偶爾會用雙腿夾緊一下,但立刻又分開。

嘿嘿嘿,這個女人比以前更淫蕩了。鐮田作出可怕的表情向四周環顧,用來恐嚇其他乘客,然後把二跟手指插入裕子的肉洞里。

  「唔」

裕子低沈的哼一聲,嘴唇開始顫抖;又急忙用手背擋住自己的嘴,以免從嘴里發出歡愉的聲音。站在斜後方像大學生的男人,不知道發生什麽事情向後看,可是看到鐮田的樣子,立刻低下頭來不敢看。

哼,還用責難的眼光看我,事實上你們都想這樣弄,只是沒有勇氣而已,都是一付假道學的面具。鐮田露出勝利者的微笑,把精神集中在手指上;這時候裕子輕輕咬住手背,全身也開始顫抖,體重也更壓在鐮田的身上;從咬緊牙齒的嘴里,還是忍不住冒出迫切的哼聲。

這個女人真的有性感了鐮田更得意的加快手指動作;不知何時,三島也從裕子的腋下伸進手撫摸乳房,另一只手在屁股上,還用嘴輕輕的咬可愛的小耳朵。全身的性感帶同時受到刺激,強烈的快感使裕子的身體完全失去力量,幾乎要跌倒,可是兩個男人由前後支撐,撫摸的動作也更加強烈。

啊我已經不行了。從裕子麻痹的腦海里快要消失現在是在電車里,或對方是鐮田的事實;這時候的裕子已經分開豐滿美麗的雙腿,擺出男人的手容易活動的姿勢;四只手在身上舞動,深深插入肉洞的手指不停進出。

  「噢唔」

終於忍不住從嘴里發出喜悅的聲音。不要不要。

豐滿的屁股和她心里想的正好相反,不停的扭擺;;從子宮傳出身體有如漂浮在空中的快感;啊我是淫亂的女人,受到色情男的玩弄還會泄出來的女人啊泄了;下半身猛烈痙攣,受到高潮的沖擊,整個身體投入鐮田的懷里;哼,竟然泄出來。

鐮田從手指上感覺出裕子的肉洞在痙攣,和三島交換會心的微笑;就在這時候電車在中途站停車,有幾名乘客下車,但有幾倍的人擠進來;二個男人夾著裕子順著人群移動到對面的車門邊;由二個男人圍繞靠在車門上的裕子,身上還有強烈的高潮馀韻,仍舊任由二個男人撫摸下體。

乳罩已經被推上去,上衣也被撩起,豐滿的雙乳完全曝露出來,但因爲身體對著車門,所以其他乘客看不見,如果從對面透過車門玻璃看,應該可以看到雪白的乳房壓在玻璃上。

裕子覺得自己做惡夢,可是男人的手在蹂躏下體撫摸暴露的乳房,使她知道這完全是事實,就是想反抗,經過愛撫後的身體,已經沒有一點力量;這時候的鐮田也感到無法克制,事到如今只有真正的插入

讓三島擋住乘客的視線,就把身體緊緊靠在裕子的背上;解開吊襪的扣;把三角褲拉到膝蓋上,低下頭就看到雪白耀眼的屁股在蠕動;鐮田先從褲子拉出勃起的肉棒,再拉裕子的屁股向後稍許挺起;鐮田放低姿勢對正位置。當裕子感到不對時,已經被鐮田的肉棒插入。

  「啊唔」

裕子忍不住張開美麗的嘴,頭向後仰;真不敢相信會在這種地方;可是已經進入肉洞的巨大肉棒,在裕子的身體里更加膨脹,把肉洞塞得滿滿。啊!不能在這種地方。

裕子在心里這樣喊著,屁股向前逃避,可是肚子碰到車門,被追上來的肉棒和車門夾在中間,完全無法活動;把獵物追到底的鐮田,開始慢慢的玩弄,肉棒在裕子的肉洞里進出,伸手到前面撫摸乳房。

  「唔唔」

裕子只有用手住嘴不讓自幾的哼聲冒出來;鐮田用手指夾住硬挺的乳房揉搓,在黑發覆蓋的耳朵上舔,上身向後挺使肉棒更能深入的抽插。裕子把手背咬的留下齒印,偶爾像忍不住似的深深歎氣,全身隨著顫抖;不到幾分鍾電車就應該到終點站了;鐮田爲了讓裕子在那以前泄出,更快而深的抽插肉棒。下體有十足的充實感,四肢都有甜美的電流。啊不要在這種地方泄出可是。

裕子把美麗的雙乳用力的壓在玻璃上,拚命的向後挺出屁股;還要深一點插進來;裕子拚命的搖動屁股請求,鐮田當然也更用力的刺入;啊要泄了我真淫亂啊。

  「噢啊唔啊」

不顧一切的發出喜悅聲音,裕子産生強烈的高潮;就在鐮田野把大量精液射在子宮上已經不行了。裕子在自己的胎內感受到火熱的精液,立刻掉入絕望和歡喜混雜的官能深淵里。

電動車到達終站,乘客們都下車,三個人在人潮中,鐮田和三島從兩側夾緊裕子。

  「要帶我去哪里」裕子露出恐懼的眼神看鐮田。

  「去這個家夥的公寓;他叫三島,是我的朋友,看起來不魁梧,但是個虐待狂,而且他的東西很不錯。」

三島摸一下頭,從嘴里露出金色的大門牙。

  「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不要說了,剛才不是泄了不少次!快走吧!」

被用力推一下,裕子的身體向前沖;在這瞬間,男人的手離開了;只有現在裕子用全力向前奔跑;可是還有高潮馀韻的下半身不聽使喚,不小心在月台上摔倒;皮包里的化妝品和剛洗過的制服掉出來。

  「奶還敢逃走!」鐮田抓住裕子的手臂,露出凶惡的面貌。

  「對不起,不要打我!」

裕子向鐮田哀求。三島撿起掉在月台上的東西後,看到制服作出思考模樣。

  「你在干什麽?」

  「嘿嘿嘿,我想到很有趣的事情」三島打嘴靠在鐮田的耳朵悄悄的說。

  「妙極了!專家想的就是不一樣。」

鐮田看著制服和裕子臉上出現邪惡的笑容。

  「你們要做什麽?」

裕子露出不安的表情問,二個男人又把裕子夾在中間拖著走,不理會作出疑惑表情的售票員,走到右側的廁所前停下腳步。

  「到廁所里換上護士制服。」

鐮田在裕子的耳邊說,裕子作出疑惑的表情。

  「但不可以穿上所有的內衣,包括乳罩和三角褲;如果奶不聽話,就會把照片散發出去,我們會在這里監視,奶要快一點。」

終於知道男人的企圖後,裕子幾乎快要哭出來。

  「不能這樣求求你們饒了我吧。」裕子誠心誠意哀求

  「快一點!」受到怒吼,裕子不得不走進女用廁所。

  「好玩極了。」鐮田看著三島點燃香煙。

  「坐電車去我的公寓吧!」

  「好主意,又可以在電車上折磨她了,你關於這方面簡直是天才,讓你做酒保太可惜了。」

  「老大,你做警衛才是可惜;我們二個人改行吃軟飯吧。」

三島一面說一面注意廁所方向。

  「怎麽樣?她是個好女人吧!」鐮田露出很得意的表情。

  「好極了,比照片上還要好。會讓我干她吧!」三島高興的摸摸頭說。

  「聽說這個女人是同性戀,但也有被虐待狂的味道,剛才摸她屁股洞時,她的屁股就顫抖了!」

  「原來你也有這種想法,我早就想到了。嘿嘿嘿,把她帶進公寓以後,要把她折磨到發瘋爲止!」

二個人正在胡扯時,三島做出眼神,鐮田轉過頭時看到裕子出來。剛洗好的白色制服,和黑發上的護士帽,散發出清純的氣氛;因爲沒有穿褲襪,顯得有說不出來的性感。裕子難爲情地低下頭,把皮包挂在肩上。鐮田的眼睛掠過淫邪的影子。

  「這樣還不夠」

鐮田在三島的耳邊悄悄說幾句話,三島就點點頭從屁股口袋里拿出彈簧刀交給鐮田。鐮田把裕子帶到零售店的側面,在制服的裙擺的上方約三十公分處用彈簧刀割破後撕下來

  「不要啊!不要啊!這是干什麽!」

神聖的制服被撕破的屈辱,使裕子說話時嘴唇顫抖。這時候裙子在膝蓋上三十公分,露出二條修長腿,雖然沒有露出大腿根,但只要不小心,很可能會露出屁股,甚至於陰毛

  「啊我不要這樣!」

裕子看到自己很淒慘的制服,夾緊大腿慢慢向後退。

  「現在要坐車回公寓,奶要慢吞吞的就這樣」

鐮田拉起超短的迷你裙,裕子拚命的用手壓住,但還是看到雪白的下腹部和黑影。

  「如果不想讓大家看到這里,就乖乖的聽話,快走吧。」

裕子沒有辦法只好跟在鐮田後面,在裕子的背後是把裕子的皮包挂在背上的三島。啊不要看。在上班途中的職業婦女或學生,甚至於中年男人都停下腳步看奇妙的光景,還有年輕的女人用手住嘴,碰一碰同伴的身體,還有禿頭的老人露出好色的眼光跟在後面。

這也難怪,穿護士制服的女性出現在這種地方已經令人感到驚訝,而這位護士淫蕩的模樣實在。白衣隆起的胸前,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沒有帶乳罩,因爲唯有尖部的顔色深,所以知道那里是乳暈。修長的美腿幾乎要露到大腿根,走路時就能看到妖豔的光景。裕子感到非常難爲情,知道所有的人都用好奇的眼光看她;裕子只有夾緊大腿用內八字的樣子走。

三個人到另外一條線搭乘正停在那里的普通電車。車內空位很多,已經坐在車上的旅客看到裕子都瞪大眼睛看。三個人上車不久電車就開動。鐮田催著裕子從最後的車廂向前面的車廂走。看報紙的工人,還有看窗外風景的學生,都露出奇特的眼光看著裕子經過。

頭帶護士帽的超級美女,穿著快要露出屁股的迷你裙,展露雪白的雙腿從眼前經過,難怪他們的眼光會盯在豐滿的屁股上。裕子不停的用哀求的眼光看鐮田,但鐮田裝做沒有看見的樣子。到了第三個車廂時,裕子實在受不了了。

  「我受不了了!」裕子靠在車門拚命的搖頭。

  「這一點算得了什麽」

鐮田在車廂內環視,看到箱上班族的年輕女人坐在博愛座上。鐮田讓裕子坐在對面,他自己坐到裕子的旁邊。三島到走廊對面的位置坐下,旁邊有一位學生,向裕子看一眼之後,又急忙把視線放回到三考書上。

  「小姐,是去上班嗎?真辛苦啊。」

聽到鐮田的聲音,那個女人緊張的擡起頭來。

  「奶的身體很不錯,陪我玩一玩吧,奶一定喜歡干那一件事吧!」

鐮田說著在對方的手臂上撫摸,女人立刻露出厭惡的表情離去。三島對鐮田做一個眼神,用下額指一指學生。鐮田點點頭,在裕子的耳邊說。

  「奶把腿分開,讓那小鬼看看奶那里。」

裕子驚訝得瞪大眼睛看鐮田。

  「奶不肯的話,我就讓奶露出屁股在大家的面前走。」

他真是一個卑鄙的男人。裕子對自己的困境感到悲哀。猶豫一下後,裕子就像從絕崖上跳下去似的,慢慢分開大腿。裙子更撩起,露出大腿根,而且沒有穿內褲,一定完全看到。裕子受不了強烈的羞恥感,把分開三十度的腿又急忙夾緊。

  「嘿!快一點」

受到鐮田的催促,裕子紅著臉又慢慢分開雙腿。鄭在上學途中的狄野浩二也紅著臉做出難以相信的表情,看展現出來的異常光景。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繼續凝視;這個人竟然沒有穿內褲。在分開四十度的雙腿之間,清楚的看到黑色的陰毛。

  「那個小子在看奶那里了。」

鐮田在裕子的耳邊說。裕子本能的夾緊大腿。

  「嘿!」鐮田用手把裕子的雙腿分開到最大限。

  「就這樣不要動!」

鐮田用恐嚇的口吻說過之後放開手。裕子就這樣低下頭,雙腿分開九十度沒有動。雪白的大腿輕輕的顫抖,在大腿根露出淫穢的肉縫,陽光從車窗射進來,看到她的身體也在顫抖。

  「奶手淫吧。」鐮田說!

裕子以爲自己聽錯了露出疑惑的表情轉頭看著鐮田。

  「奶做手淫給那小子看。」

  「我不要!」

  「奶這樣子還敢拒絕,如果不聽我的話我就真的把肉棒給奶插進去。」

裕子只好豁出去了,右手慢慢向大腿根伸去,低下美麗的腿,手指在陰唇上輕輕的撫摸。穿著學生制服的小男生眼睛瞪的圓圓的,看在二公尺的地方展開的淫穢光景,看女人的那里還是第一次,有如在夢中的感覺。學生褲的前面開始隆起,從龜頭滲出透明的液體沾濕內褲。

啊他在看我的那里。裕子看到學生的眼睛露出欲火,産生奇妙的興奮。奇怪,我怎麽會這樣?裕子的手指自然的熱情起來,陰核從包皮中露出頭,彎曲的姆指輕輕搖動,立刻從背後産生甜美的快感。

我是變態。裕子用中指插入火熱的肉洞里,真不敢相信里面是濕淋淋的。連續在肉壁上摩擦,屁股忍不住扭動。

聽到學生的呼吸開始急促,好吧,想看就看吧,讓你看到滿意爲止。裕子把修長的手指做成V字形,把陰唇分開。學生的視線集中在陰唇上。乘客之中還有人探出身體,看著這一邊的異景。可是現在的裕子對寞生人的眼光也感到強烈的性感。

大家來看吧,看清楚我達到高潮的模樣。裕子更激烈的活動在肉洞里的手指,分開的大腿左右搖擺,鼠蹊部發生痙攣。啊真舒服快要泄出來了。裕子的頭猛烈向後仰,紅唇也隨顫抖,性高潮的波浪打在她的身上。

鐮田和三島互望一眼,露出會心的一笑。三島說的沒錯,這個女人是變態的暴露狂。三島指一指那個學生,然後仿用手握住含在嘴里的樣子。這個家夥想到的事情實在很厲害。了解三島的意思後,鐮田讓裕子站起來,然後到那個學生的面前跪下。學生露出恐懼與迷惑的表情看著他們二個人。

  「你不要害怕,因爲你長的可愛,所以她想吃你的那個東西。」

鐮田說著,裕子緊張的擡起頭來。

  「快一點吧,不然會有旅客進來,把他褲子的拉煉拉下去。」

這個男人真是魔鬼。裕子仰起眉毛瞪鐮田。

  「奶這是什麽表情!」鐮田大聲說完之後,就拉起裕子身上的衣服。

  「哎呀!」裕子爲蓋住露出來的屁股,拚命的向下拉衣服。

  「快弄呀!」

裕子低下頭,眼里感到一陣熱,在蒙胧的眼里看到學生露出恐懼的表情。裕子從學生的褲子里拉出勃起的肉棒。

  「他是學生,能有這麽大實在很難得。」

鐮田看在眼里露出苦笑。裕子繼續跪在學生的面前,把他的肉棒含進嘴里。

  「喔」

學生輕哼一聲。火熱的肉棒在裕子的嘴里跳動,裕子的修長手指握住肉棒的根部上下摩擦,同時上下擺頭,讓肉棒在嘴里進進出出。鐮田的手撫摸裕子的屁股。三島像保镳一樣的站在旁邊,偶爾對乘客露出恐嚇的表情,因此乘客都做出假裝看不見的樣子。學生的哼聲越來越大,裕子扭動暴露的屁股,一心一意的用嘴套弄肉棒。

  「唔」

學生一面哼一面露出快要哭的表情,肉棒在裕子的嘴里連連跳動,射出黏黏的精液。

  「喝下去,不準吐出來!」

聽到鐮田的嚴厲聲音,裕子像夢遊病患一樣,把有腥味的白色液體吞下去。

  「奶只要肯做,什麽事情都能做的出來的。」

裕子淋痹的腦海傳來鐮田的聲音。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