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 老師的真面目 11 – 12

  • 轉貼 – 老師的真面目 11 – 1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性愛技巧
摘要

11共渡良宵  我雙手托住老師的腋下,將她的身體拉離我已經勃起的傢夥,並叫她跪臥在駕駛座上,由於空間的限制,老師的雙手撐在車窗上,豐美的臀部正對著我。我準備先以口舌給予老師愛撫,可是當我的臉貼上老師的私處時,口鼻卻瞬間沾滿了某種液體。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

11共渡良宵

  我雙手托住老師的腋下,將她的身體拉離我已經勃起的傢夥,並叫她跪臥在駕駛座上,由於空間的限制,老師的雙手撐在車窗上,豐美的臀部正對著我。我準備先以口舌給予老師愛撫,可是當我的臉貼上老師的私處時,口鼻卻瞬間沾滿了某種液體。

  車內的昏暗燈光,讓我不太容易看清老師的陰部。當我集中精神詳細觀看,加上手指的觸碰時,我嚇了一跳?怎?會濕成這樣的!老師的私處連同大腿的內側,竟已流滿了透明的黏液,老師的陰毛也被淫水浸的晶瑩剔透。這可奇了,我根本沒碰老師啊!

  “你可真厲害,濕成這副德行,那?想要嗎!”

  我以食中兩指使勁插進老師潤滑無比的陰道。

  “啊??我??剛??剛才??啊??你??你??啊??射精??的??時候??喔??我??我??啊啊??高潮??了。啊啊??”老師伴隨我手指的抽動,用著酸軟的嘴含糊的說出這句話。

  不過這可讓我大吃一驚,老師的身體實在太棒了,一定是適才的痛苦,帶給了她相當的快感。果然沒錯,老師有著些許被虐的傾向,這發現實在令我血脈賁張。

  “既然這樣,那我也用不著幫你了。是吧?”

  我迅速的將手指拔出,撫摸老師的豐臀說道。

  “啊??那你??啊??快給我啊??”老師用著墾求的語氣,伸手就往肉棒抓去。

  “已經受不了啦!那?想要了嗎?”

  我撥開老師的手問道。

  “是??是啊??我好需要??你那強硬的傢夥啊??給我吧??啊??”老師的手仍不放棄。

  我也不希望耽擱太久,便任憑老師一把揪住我的陽具。

  “啊??真棒??已經大成這樣啦??我??可以把它插進來嗎??!”

  老師溫柔的揉玩著我的睾丸。

  “嗯??你自己來吧。”

  到了這種地步,還有什?方法呢。

  老師用手輕輕的將我的陰莖套弄了幾下,調整好位置,將肉棒頂在她的陰道口,用力的往後坐下。

  “噗!”

  的一聲,老師發出極為滿足的嘆息,接著立刻晃動起自己的身體。

  享受著老師全自動式的服務,我撫摸著老師平滑白的背部,細聽老師口中的陣陣呻吟。老師的呻吟並不大聲,那是因為我倆接合點擺動的幅度並不大,在狹小的車身內,坐在我身上的老師只要一忘情的套弄,她的頭就會撞上車頂。所以老師壓抑的很好,儘管不能盡情的上下抽動,老師卻充分運了用她那靈活的細腰,除了小幅度的套弄外,更帶給了我左右扭動的快感。比起快速猛烈的激情忘我,我覺得如此慢慢醞釀出的情慾,雖說是各有千秋,不過後者實在值得細細品嚐。

  我自老師的背部環抱住她,雙手搓揉著她柔軟的大乳,輕輕撥動她那玲瓏的乳頭。

  “喔??家偉??”老師將身子微側,伴隨自己腰部的運動,回頭將嘴唇貼在我的額頭上。

  我只覺得老師那滾燙而柔嫩的香唇,隨著老師難以自製的呻吟,在我的額頭上呼出一口口熱烈的煽情氣息。

  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正促使著我射精的腳步不斷加快,我趕緊一手托住老師的腰一手按住老師的背,將她慢慢的向前推,並將肉棒向後順勢滑出她的蜜。

  “啊??別??別拿出來??啊??”老師沒弄清楚狀況,倒在駕駛座上,第一時間發出令人心癢的哀求。

  由於尚未到達忘我的境界,她很快恢復理智,四處觀望了一下,問道?“是不是有人!”

  我緩緩的搖搖頭,她連忙接著問道?“那??怎?了?”

  眼神緊張的盯著我瞧。

  我迅速起身,從前座中的空隙側身走過,重重坐倒在後座較寬敞的座椅上。

  “這裡舒適多了,想乾就自己過來吧!”

  我向一頭霧水的老師招手道。

  老師瞬間露出燦爛的笑靨,急忙點頭道?“嗯”說完便越過駕駛座,彎著上半身立在我身前。我將臀部前移,上身便隨座椅的線條慢慢下滑,陰莖硬挺挺的矗立在老師眼前,我挪了挪半躺著的身體,對老師說?“自己上來吧。”

  老師興奮的用力點了點頭,一手撐住我的胸膛,另一隻則用手指將自己的陰道張開,隨著老師美麗的身軀慢慢下滑,我清楚的看見了我的肉棒正一寸寸的沒入老師的淫,老師柔嫩的膣肉像是有生命般,將我的陽物一口口緩緩吞入,帶給了我柔軟濕熱的快感。

  “老師,我開始羅。”

  “嗯??”老師的雙手撐著椅背,身體前頃,這使得她豐美的雙乳垂掛在我的眼前,我雙手抱頭,眼睛不時遊移在老師豐腴的奶子及交合的部位,全靠腰部的動作,開始了和老師之間的緊密結合。

  “啊啊??家偉啊??”老師的淫隨著肉棒的深淺交替,不斷溢出溫熱黏稠的騷水。

  老師雙眼微張,深深的望著我,性感的嘴唇也略為張開,不停發出淫蕩的呻吟。而我的腰間運動只要一稍微劇烈,老師那對傲人的碩大乳房便蹦蹦亂跳個不停,看得我更是慾望難忍。

  “啊??家偉??插快點??啊??”老師說完,便扭挺起她的腰,想幫助我加快速度。

  “別急,慢慢來吧。”

  我強忍著慾望的火焰,持續著同樣效率的動作。

  “啊啊??不行啊??我??裡面??好癢啊??快受不了啦??啊??”老師因體內的趐癢感而不停扭動身軀。

  我也有相??同的感受,老師火熱的蜜汁流在我的龜頭上,我更覺得麻癢難當。

  “媽的,欠幹!”

  我坐起身,將老師往旁邊一壓,扶住老師的雙膝,用力的插幹起來。

  “喔喔??好啊??再來,啊啊??好棒的肉棒,啊??啊啊??”老師的雙手正揉擠著自己的奶子。

  “媽的,夠爽了吧!”

  我咬著牙罵道,“哈啊??啊??好爽??好爽??啊啊??”老師的身體因快感而扭曲。

  “啊啊??喔!啊啊啊??啊啊??”老師的雙手猛然緊捏住她那對大乳,她高潮了。

  我的陽具正來回進進出出的享受著陰精的沐浴,感受老師那灼熱麻痺的致命快感,我將未消火的傢夥退出老師的陰道,坐在坐墊上調適波動的心情。

  老師在一番激烈的喘息過後,爬到我身旁,用臉龐靠在我的胸膛上不停地磨擦。我將老師攬進懷裡,休息了一會兒,對老師說?“該走了,開車吧。”

  老師很快的點了頭。

  她就要向一旁拿起衣物時,我制止了她,說道?“你什?也別穿啦,就這樣吧。”

  說完捏了一把老師的大乳。

  老師笑了笑,赤裸的曼妙身軀,很快的鑽進駕駛座。我也坐進了老師旁的座位,看老師熟練的將車子開出停車位,向老師的家進發。

  路上不停向後飛奔的景物,使得我心情十分舒暢,有點昏昏欲睡的感覺。

  “家偉??家偉??”“嗯??誰叫我???”“起來羅,到了。”

  勉強打起精神,睜開了惺忪的雙眼,往旁邊看去,老師正笑咪咪的望著我,她的身體依然維持著一絲不掛。

  “啊??到了啊?”

  我揉揉眼睛向老師問道。

  “嗯,到了有一會兒了。”

  老師輕鬆的回答我。

  “你睡了一下。怎?了,累嗎?”

  老師關切的詢問。

  “不,不會。”

  我趕緊說道。

  “可是,呵??我看你,沒什?精神喔!嘻嘻??”老師的目光轉移到我的下體,吃吃的笑道。

  我低頭一看,哎呀!曾經雄壯威武、不可一世的傢夥,正軟綿綿的垂在我的胯下,老師眼光的注視,讓我不好意思的說不出話來。

  “我來幫你吧!嘻??”老師將頭靠近我垂軟的陰莖,仔細的觀看著。

  “像這樣小小的,也很可愛嘛!”

  老師說完,伸手將包皮翻了開來。

  “哇??粉紅色的龜頭,好可愛!讓我好好愛護它喔。”

  老師馬上舔舐起我的龜頭。

  我這才想起,我還是第一次以這種形態,出現在老師面前,以往都是以雄糾糾的粗壯模樣出現的。可惡!等會兒一定要好好整治老師。

  在老師巧妙的舌功,加上她不時的言語挑逗,沒幾秒時間,肉棒馬上恢復成以往讓老師欲仙欲死的壯碩傢夥。

  “哇!好棒??”老師發出了讚歎且興奮的語氣,頭一低,將我的肉棒吞進嘴中。

  在老師為我服務了一會兒後,我拉起老師,對她說?“也差不多了,我們下車吧。”

  老師很快的坐起身,打開車門下了車,將後座的衣物,以及我的背包,全拿在手裡。我跟著下了車,老師立刻說?“這是我們家車庫,跟我來。”

  怪不得老師敢全裸下車,原來是自己地盤!我跟在老師身後走去。

  車庫的內部有一扇門,老師打開走了進去,門的另一頭,原來是老師家的庭園。老師住的是一棟挺大的別墅,看來她的家境挺不錯的。穿過庭園,就是別墅的入口了。老師從皮包中拿出一串鑰匙,開了大門。裡頭是漆黑的一片,老師伸手按下了一個開關。

  哇!瞬間眼前為之一亮,好大,而且裝潢的相當漂亮。不管是剛剛亮起的藝術燈,還是那套精巧的傢俱組合,甚至是花瓶,都是值得讚美的高級品。正欣賞的同時,老師把我拉了進去。

  “腳都走的好髒了,我們先去洗腳吧。”

  說著,就將門關上,把我向裡頭拉去。

  我們進了一間不算大的浴室,老師打開蓮蓬頭,將自己的腳底沖洗乾淨。

  “來,我幫你。”

  說完將我的腳擡了起來,仔細的將我的腳清潔一番。

  “謝謝喔!”

  讓一個女人如此服務,我還是第一次哩,老師給了我一個甜蜜的笑容。

  “出去坐吧。”

  我率先走了出去,順道四處觀賞一番。

  我坐倒在老師家闊大的沙發上,這種沙發我想躺上四五個人都沒問題,看來老師家不是普通的有錢,而這對我而言,到底是好處,還是壞處呢?

  沒有思考的?地,老師柔美的聲音立刻傳來?“你要喝什??”

  “呃??隨便。”

  我不經意的答道。

  不一會兒,老師端了一杯飲料給我,接著坐在我的身邊。

  我喝了兩口,問道?“嗯??是酒啊!”

  是一種帶有甜味的酒。

  “嗯??對啊。”

  老師笑笑的說,手則開始撫摸我赤裸的身體。

  老師慢慢的將雙腳提起,蹲坐在沙發上,接著轉身面對著我。我啜飲了一口酒,發現老師正目不轉睛的看著我,於是我輕輕的放下酒杯。

  “在這?大的沙發上乾你,一定很爽吧!”

  我握住半勃起的肉棒問道。

  老師聽了露出燦爛的笑容,向後傾倒在沙發上,將雙腿大張,濕淋淋的私處一覽無遺。

  “哦?已經那?需要我了嗎!”

  我用手稍微的搓揉陰莖,讓它更變的更加的堅硬些。

  “是啊,你快進來吧!”

  老師的手向我伸來,我一把握住,讓老師將我拉向她,半硬的肉棒像是被老師的淫洞緩緩吸入似的,柔軟滑膩的快感,使我瞬間勃起。

  “喔??老師??真棒啊??”“啊??啊??是啊??真??棒??”我用手將老師的雙腿撐開,這能帶給老師更大的羞恥感,我彎下腰去親吻老師,老師雙手環繞住我的頸部,我的腰,開始了動作。

  在沙發上乾著身為老師的一個淫婦,我實在想用相機拍下我們所有的性交過程。

  “老師很喜歡做愛吧?嗯!”

  我開始想試探老師的隱私。

  “啊??很喜歡??跟你做愛,啊啊??啊啊??”老師因為我加快的速度而呻吟連連。

  很喜歡和我做愛,難道還有別人。那師丈呢?沒問到重點,腦裡浮現一連串的問號。

  “老師最喜歡誰的肉棒呢?”

  問完才覺得自己有點白癡,在這種情況下。

  “當然??啊??是??你的啦??啊啊??”果然不出我所料。

  “那老師和誰做過呢?”

  我不想再拖拖拉拉,直接了當的問了。

  “除了??啊??我丈夫??就??啊啊??就??只有??你了啊??”老師皺緊了眉頭回答道。

  是這樣嗎?那師丈到底??“啊啊??快出來了啊??啊啊??好爽啊??”老師濕嫩的內壁也開始急遽的收縮。

  哎呀,再不問,等會兒就難開口了。

  “那??難道師丈不能滿足你嗎!”

  我用接近吼叫的聲音問道。

  同時,老師的陰道激烈的噴灑灼熱的粘液,一直到我不再動作為止。

  老師清楚的將我的問題聽了進去,不過她沒有回答,似乎不願意我提起她的先生。老師深深的望了我一眼,自己??將肉棒退出她的陰道,朝屋裡走去。我沒立刻追上去,因為我想,老師在這種時候,也應該好好的想一想吧,到底她和我的曖昧關係,是對,還是個尚有挽救?地的錯誤。

  我起了身,挺著血脈賁張的肉棒在屋子裡漫步遊走,我想先熟悉一下環境。

  在這座富麗堂皇的屋子裡漫無目的的遊走了一段時間,東摸摸,西碰碰的,似乎對任何事物都充滿了興趣。但是,隱隱的,總覺得有些不妥,一股情緒正在我的心中慢慢醞釀成形,心頭悄悄浮現一個人影,是老師!

  我開始關切老師現在的情況,開始擔心她,深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也該去看看老師了吧。

  延著老師離去的方嚮往前走,是一條長長的走道,在走道的兩旁,是一扇又一扇的房門,這里大概就是老師一家人的房間及客房了吧!在右手邊十數扇門的中間,有個房間透過虛掩著的房門露出柔柔暗淡的燈光,那,應該就是老師的所在地了吧!我快步的靠近了門,從門縫往裡看。

  面對著我的,正是老師潔白無瑕的背部,心中頓時鬆下一口氣,老師沒事。

  我正想偷偷離開,好讓老師有多一點思考空間時,卻發現老師的身體正微微的抽搐。啊?老師在哭,但我卻不知道她是為了什?而哭。當下已經不容我思考太多,我推開了門走進去。

  她坐在一張華麗大床的床角,房裡的柔和燈光更突顯老師曲線的凹凸有致。

  “老師。”

  看著老師美好的背影,我輕輕的喚著她。不過,我卻沒得到老師任何的回應,我頓時呆住了,不知是該離開或是留下。這時我的心中,在為老師感到疼惜的同時,說實話,也帶著一絲絲的不快,一向對我言聽計從的老師,現今聽了我的呼喚,竟作馬耳東風,不聞不問。

  心中正盤算待會兒要如何惡整老師時,老師的哭泣聲忽然由小轉大。

  “老師。”

  心中一時有些心疼,不自主的脫口而出。

  “啊,家偉。”

  老師轉過身,用著紅腫且淚汪汪的雙眼看著我。

  “家偉啊,”

  老師猛然的起身撲向我,雙臂緊緊的將我抱住,頭用力的靠在我的肩膀上?“家偉,你要相信我??我??是??不願??意的??啊??”老師淚流滿面的說著。

  “什???什?東西?”

  我頓時被搞得一頭霧水,老師有些語無倫次。

  “哇??你,一定要相信啊??我一點也不願意啊??嗚??”老師用盡力氣,歇斯底里的哭喊著,柔軟的身子在我懷裡不斷扭動。

  哎呀,老師這?一哭,差點忘了在我懷裡的,是一副火熱窈窕的嬌軀。唔,老師的扭動帶給了我的身體無限美妙的觸感,她那白嫩的小腹更不停磨擦我那未有發洩機會的肉棒。很快的,我的傢夥已經高高挺起,頂在老師的小腹上,老師絲毫沒有察覺到,依然在我懷中又哭又鬧的,不斷的叫我相信她。

  媽的!到底要我相信什??

  在老師的無理取鬧下,加上我逐步高漲的慾望,一股烈火正在我的心頭熊熊燃燒。到了這般地步,能同時安撫我和老師激昂情緒的方法,只有一個。我雙手用力抓住老師正敲打著我胸膛的雙手,老師則搖晃身子,不停反抗。看著老師豐碩的奶子左右搖擺晃動,更讓我高昂的情緒難以製止。

  “別吵!??”我大聲的一吼,手臂一用力,將幾近瘋狂的老師往床上一推?“媽的!你吵什????”我迅速撲上老師,將老師牢牢按在床上。

  在我的壓制下,老師仍然哭鬧不休。

  “啪!”

  我結結實實的給了老師一巴掌,“還吵!??”我對著老師大吼。

  那一巴掌讓我心中迴盪起異樣的快感,是種完全征服的快感,我從來不知道打人是件如此令人爽快的事,我的陽具也急速的昂首挺身。這一巴掌也讓老師逐漸的安靜下來,她動也不動的倒在床上,靜靜的繼續流著眼淚。我鬆開雙手對老師的束縛,因為老師似乎冷靜下來了。

  “啊??”老師和我同時感到了痛楚,那種痛就像是將膠帶貼在龜頭上,再緩緩撕下的感覺。

  老師平日濕滑柔嫩的蜜洞,因與先前的激情間隔了一段時間,加上少了前戲的適當挑逗,以及她正處於神智未清的狀態,顯的乾澀而且難以進入。

  我咬緊牙根用力挺進,老師的臉出現了罕見的表情,看著她皺眉咬牙,一副痛苦難當的模樣,我立刻深深愛上她這副令人情緒亢奮的神情。一股想讓老師感到痛苦的思緒灌入我的下體,我迅速盡全力將肉棒完全插入、再拔出、再插入、再拔出??不斷重覆的抽插運動,讓我在絲絲的痛楚外,有著強烈磨擦的快感。

  但老師可沒那?好過了,在我的前後動作下,痛楚的刺激讓她清醒了過來,她睜大眼睛想看清此時在她身下,如此蹂躪她的人。

  “啊,好痛啊??家偉??好痛啊??別搞了啊!??”她哭喪著臉,哀求的語氣反而讓我變本加厲。

  “哼,少在那裡鬼叫,等會兒你就爽死了!”

  我給了老師淡淡的答覆。

  “唔哇??痛啊!家偉,太乾了啊!痛??”老師沒有反抗的動作,呼聲也明顯的變小了。

  那是因為她不敢忤逆我,我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經難以言喻了,當時的我是如此覺得。既然無法反抗,只好乖乖的配合,老師含著淚水,任憑我對她下體的侵略。

  我伸手去摸老師搖晃著的奶子,從胸部旁的完美曲線一直摸上那玲瓏有型的突起,在我的手指接觸到老師的乳頭時,突然覺得肉棒一陣濕滑,老師的淫水已經陣陣的流出了。好哇,老師也浪起來了!

  只見老師眼眶裡尚噙著淚水,眼神卻散發出淫亂的氣息,淚痕滿佈的臉上掛著放蕩的笑意,嘴裡咬著右手食指,左手則搭上了豐滿的左乳,雙腿緊緊夾緊我的臀部。

  “噢!家偉,好爽啊!”

  才不一會兒功夫,老師的模樣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而她的洞也有著同樣的改變,變得濕熱滑膩,而且一縮一縮的不斷挾擠我的肉棒。

  “媽的!爽起來了吧?爛貨!”

  我的情慾因下體的來回活動而急遽的需要發洩。

  “啊啊,太棒了!快??快用你那雄偉的肉棒,用力插我啊!??噢,幹死我啦!”

  因我的加速插幹,老師的浪語連連。

  “唔,快射了啊,可以了嗎?”

  不知為何,這次難再壓抑肉棒的極度快感,趕緊詢問老師。

  “啊啊,還不行啊!再??再一下啊,再用力??噢??噢??啊啊??要來了啦??噢噢噢??啊啊??”老師的肉洞緊密的夾住我的肉棒,一股股的蜜汁沖刷我的膨脹到了極限的龜頭。老師的陰精隨著我肉棒的運動,往外噴灑而出,濺滿了我的睾丸,火熱的淫液也流滿了我的大腿及部份的床單。

  同時,我的高潮也即將到來,在我握緊老師白的大腿時,心中浮現一個念頭,我趕緊抽出濕滑的肉棒,將老師的雙腳擡起,將近與老師的身體垂直,同靠在我的右肩上,老師也同時知道了我想做什?,迅速的將她的一雙美腿夾緊。我已經無法再克制肉棒的衝動,趕緊將它插入老師的大腿隙縫中,雙手更將老師的大腿肉向中擠壓,我的下身就像在幹似的抽插起來,乾著老師的一對美腿。

  老師一雙美腿的白嫩柔軟,實在不輸給她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位,在柔軟的腿肉擠壓下,加上自己的腰部來回,我很快的就感到精液的直衝而出。

  “唔??啊啊??”腰際的前後來回更加劇烈了。

  “噗噗噗??”白稠量多的濃精一股股的以強勁的力道射出,噴得老師一頭一臉,連那對大乳上也難逃池魚之殃。

  我鬆開了老師的雙腿,隨即倒在一旁的床上。老師則拿起面紙,做著事後清理,擦拭她頭臉及身上,還有些許殘留在她大腿中的精液。

  呼,好柔軟的床啊1真想讓人鬆口氣,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我似乎還沒到能夠偷閒的時間,還沒搞清楚老師剛剛到底是啥狀況咧,我腰部用力一挺,隨即坐起身來,呼,身體實在有些酸軟疲勞了。

  我躡手躡腳的爬向正坐在床沿邊的老師,她正忙著查看清理自己身體上所殘留的濃稠液體。在我來到老師背後的時候,她正好舉起左手,準備將面紙丟向垃圾桶。我熟練的將頭往老師的腋下一鑽,等到老師發覺想縮回手時,她左乳的乳頭已經在我嘴巴的掌握之下了。

  “啊啊??家偉,別玩了??”老師不自主發出細細的呻吟聲。

  我依言離開了老師的乳房,雙手一環,將老師輕輕摟住,摸了摸她的臉龐。

  “剛才怎?了?在哭什?咧?”

  我用著一副毫不在乎的口吻,實際上我比任何人都迫切想要知道這個答案。

  “我??我,剛剛真對不起,我有點失控了。”

  老師一臉的歉疚,看得我也不忍心怪罪於她。

  “有什?心事嗎?你說你不願意什?啊?”

  我更進一步的問道。

  “這個??我,我可不可以先不要說?因為??”老師顯得有些躊躇,似乎十分難以啟齒。

  “那就算了,等到你願意說的時候,你再告訴我好了。”

  一想起先前老師近似瘋癲的模樣,我也不太想繼續追問了。

  雖然我知道如果我毫無留步的探討下去,老師一定會毫不保留的全盤托出,可是我不願老師的精神受到太大的壓力。

  “家偉,你??真好。”

  老師流露出感激及幸福的眼神,倒進我的懷中。

  笑笑的不答話,我輕柔的撫摸老師的頭髮,老師忽地一蹦而起,摸摸我的身體,接著溜下床,站在床前一把拉住我的手。

  “有些累了吧?今天也流了好多汗了吧!我們去洗澡吧!”

  說完,老師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啊,是有些累了。不過,我總覺得,從我倆身體流出的某些液體,應該不少於汗水吧。向老師點了點頭,拉住她的手站了起來,順勢一把摟住老師的細腰?“帶我去吧!”

  “嗯。”

  老師的纖手也環上我的腰,踮起腳尖在我右臉頰上輕輕一吻。

  “哎呀,吃我豆腐!”

  “你都不知道吃了我多少次了!”

  “哪一次不是吃的你爽歪歪的?”

  “討厭啦你!”

  老師一甩手,轉頭作勢要走。

  “唷??還會害羞喔!”

  我故意提高音量,用力的吐嘈老師。

  說完老師立刻轉回頭就要反駁,我迅速一步向前,一手扶住老師的背,一手攬住老師的大腿,一用力,隨手將老師抱起。

  “哎呀!”

  老師吃了一驚,似乎一時無法理解為何她的身體浮上空中。

  “想走啊?走不了了喔!”

  我低著頭,笑嘻嘻的對著懷裡的老師如此說道。

  老師嬌媚的嗔道?“你,嚇死人了啦,討厭!不帶你去了啦!我??”沒等老師說完,我用舌頭截斷了老師下面那句“我自己去”老師的舌頭絲毫不示弱,馬上緊緊的纏繞住入侵者,更貪婪的吸吮著它。等到我收回我的舌頭後,老師的雙手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環上了我的頸部,我似乎不願離開似的再親了老師一下,說道?“你不帶我去啊?那隻有我帶你去羅!”

  老師用她溫熱的臉頰磨擦著我的胸口,點了點頭,輕輕的“嗯。”

  了一聲。

  抱著老師走出了房間,在老師的指示下,在偌大的華宅里左轉右繞的,來到了一條長長的走道前。老師伸手向前一指,說道?“一直走到底就是羅。”

  天啊,在這間房子裡,如果沒有老師的話,我可能很難找到出口的。

  在我心裡正苦笑的同時,老師突然喚道?“家偉!”

  “嗯,有事嗎?”

  我連忙回過神來。

  “你可不可以把我放下來一點啊?”

  “啊,這樣子你不舒服嗎?弄痛你啦?”

  “呵,不是啦,瞧你緊張的。”

  老師一點也不放過機會的損我。

  我聳了聳肩,無法反駁,只好依著老師的話,抱著老師的雙手稍微往下移了一點。

  “嗯,行了。”

  老師用滿意的口吻對我說。

  好吧,繼續前進。才跨出第一步,我的右胸上就即刻傳來溫濕柔軟的觸感,啊!原來老師正舔舐著我的乳頭。

  “啊,好哇你!”

  我無可奈何的說道。老師雙眼一瞟,給了我一個淘氣的眼神。

  沒辦法,任她去吧!我朝著走道的盡頭邁出腳步,一邊讓老師享用著我的乳頭。老師靈巧的舌頭沾滿唾液在我的乳頭上舔弄,用著時而輕巧,時而重壓的方式,帶給我十分強烈的興奮感。而她的右手沒閒著,不停撫玩我的左乳頭,巧妙而熟練的技巧,直讓我想哼出聲來。

  胸前乳頭因麻癢濕滑的感覺而緊繃硬挺,快感直接傳向了下體,因適才劇烈射精而略呈軟癱的肉棒,也慢慢恢復能重現雄風的硬度。

  啊,就快了,在我的幾步前出現了一扇深色的木門。門是分左右兩扇的,木門上佈滿左右對稱的雕花,左右門各有一個金色的門把。

  走到門前,我尚在遲疑,這門要怎?開,因為門上包括門的四周,沒有任何的鎖,既然是浴室的話,應該不會是可以隨便闖入的吧!

  正在思考的同時,只見老師的手臂一伸,輕輕一碰,門就應聲而開。“還呆什??快進去啊!”

  老師嬌滴滴的聲音打斷了我仍想不通的思緒。

  唉,進去吧。甫一進門,眼前一亮!哎呀,這哪是一般人家的浴室啊,簡直比一般人家的客廳大上五、六倍。不,搞不好十倍有?!

  這間浴室,不,乾脆叫作澡堂好了。這間澡堂的四周圍了一圈綠色的塑膠地毯,接著地毯的,是六格階梯,再下去才是真正的澡堂。就好比像棒球場,四周圍了一圈看台,而所有看台的正中央才是真正的棒球場。而在那一圈綠色的塑膠地毯上,可說是應有盡有,有冰箱、有冷氣,正對著門的還有一個超大螢幕的電視機。不過這些電器設備似乎都經過適當的組裝放置,都跟底下的浴池保持著一段距離,所以應該沒什?問題才是。

  我抱著老師再往前走了幾步,居高臨下的往浴池看。浴池很大,長度大概有十五公尺,而寬度則是十公尺左右。呼,這是我所看過最大的“浴缸”了,簡直和小型的遊泳池差不多。而浴池裡早已放滿乾淨的水,散發出陣陣煙霧,看來老師是早有準備。浴池的四周則鋪滿了潔白的瓷磚,盥洗用具一概俱全,不過似乎只有兩人份,嗯,老師還真有心。不過說真的,在這種“浴室”裡洗澡,一定相當令人心曠神怡。

  “看傻啦?放我下來啊!”

  老師這?的一呼叫,我才想起懷裡還有一個美人兒,連忙將她輕輕放下。

  我站在原地沒動,我也不好意思輕舉妄動,雖然我和老師關係非比尋常,但我基於男性的自尊心,深怕一個不小心而出糗。

  老師摸摸我的胸膛,笑道?“別老站著啊!洗澡可不用我教吧?”

  我對老師笑了一下,快步的走下樓梯,來到了浴池前。我彎下腰,伸手觸摸池裡的水,嗯,有點偏熱,不過這種水泡起來最舒服了。我習慣性的將我往腰間一抓,想脫下褲子,卻忘了我早已一絲不掛,抓了個空。擡頭往老師一看,她也正笑咪咪的注視著我。

  我拿起身旁的一個臉盆,往浴池裡舀水,將熱水往身上沖。總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老師正一直盯著我瞧,就算我倆關係再密切,我的動作也不由自主的不自然起來。老師也發覺我似乎因為她而顯得有些僵硬,遲疑了一會兒,她帶著滿臉的笑意走到我身旁?“怎?啦,水太燙嗎?”

  “啊,沒有。”

  “那,這裡太悶了嗎?”

  “啊,不是。”

  “那你怎?了?”

  看著老師一臉淘氣的模樣,我相信她一定知道真正的原因,她只是在逗我罷了。

  “我洗澡的時候通常沒有人在旁邊的。”

  這時的我真的希望能獨自一人好好洗個澡,做個充分的休息。不過老師連一點偷閒的機會也不給我,她將身體靠上我,右手不安份的在我的臀間遊移。

  “那,讓我幫你洗吧!”

  老師沒給我拒絕的?地,她迅速的從一邊拉來一張板凳,把我推了上去。

  “啊,老師,不用了。”

  我其實不是不好意思讓老師幫我洗澡,而是我很清楚,再讓老師亂搞下去的話,我又得“操勞”了。

  “唷??還會不好意思啊?你還有哪裡怕讓我看見的呀?”

  老師卻一點也不讓步。

  唉!其實,我是想將精力留到晚上,再和老師好好的“肉搏”一場。可是現在,盛情難卻啊!

  老師熟練的倒了一些沐浴乳在我背上,冰涼涼的弄得我頗不舒服。“呵,讓我用奶奶幫你服務吧!”

  說完,我已經感覺到老師的兩粒乳頭正貼在我背上刮弄著沐浴乳。

  老師似乎沒有這樣的經驗,況且她的奶子又不是普通的大,兩粒奶頭經常一個控制不好,就在我背上滑過來溜過去的,就像在替我搔癢一樣,弄得我忍不住想笑。

  就在沐浴乳差不多在我背上散開後,老師用雙手扶住我的肩頭,身體往前一壓,那對柔軟巨大的突起物就隨著我背部的反作用力而扭曲變形。在這時候,我才充分體會到了老師的柔軟,那令人無法自拔的柔軟。

  老師在我背後磨擦一陣後,慢慢的轉移陣地,乳房沒離開我的身體,將她嬌小的身軀緩緩移到我的胸前。老師兩眼淫魅的看著我,雙手環抱住我,身體再次開始上下滑動。

  沒辦法,就算我再怎?想休息,這種情形下,也只能說聲無奈,認份的“享受”啦!我把老師近乎挑逗的舉動當做是按摩般的享受,直到我發覺老師的眼睛就像要噴出火來為止。原來在這段肌膚磨蹭的過程中,老師早就被她自己的行為弄得慾火中燒了。

  想到這裡,我一把將老師推開,“換我幫你吧!”

  我不懷好意的說。

  我將老師光滑的背塗上一層粉紅色的沐浴乳,用手緩緩撫弄,磨擦。背部當然不是我的攻擊目標,很快的,我那雙不安份的手已經慢慢的往前滑去,襲向老師的乳房。因為多了沐浴乳的潤滑效果,在我手中的碩大物體更顯得柔軟滑膩且難以捉摸。

  “你壞死了!一直玩??人家??啊??”在老師回過頭髮嗔時,我看見她的臉正紅通通的一片。

  “冤枉啊,我在幫你擦沐浴乳啊!”

  我的手指慢慢登上老師乳房的最高峰。

  “啊啊??才怪,哪有人??一直揉那邊的啊?”

  老師嬌喘連連的抗議。

  “哦,那好吧!”

  我將手離開老師那對誘人的軟球,重新擠了些沐浴乳在手上,這次要展開對下體的攻勢了。

  我將手掌裡的沐浴乳均勻的塗抹在老師圓潤高翹的臀部及有著完美曲線的腿上,我的手在老師的肥臀上慢慢滑動,順延而下的經過大小腿,再不停的反覆來回。老師身體的每一寸,都是那?引人遐思,那?令我愛不釋手,那?讓人慾火高漲。我就像在端詳一尊雕像一般,小心翼翼,深怕這座完美的藝術品有了任何損傷。

  “噗!”

  的一聲,在老師沈醉於我的撫摸之際,我的手滑進了屬於老師圓潤臀部中間的那條溝。隨著老師“啊??”的一聲,我的手及滑膩的沐浴乳,經過老師的肛門,直達最誘人的私處。

  “哎呀,是誰幫你塗的沐浴乳啊?這裡怎?濕成這樣!”

  我故作迷糊的損老師,但手仍在老師陰道口不停滑動。

  “哎??呀??還不是你啊??弄成??這樣的啊??啊??”老師的身子已經無法克制的隨著我的手掌滑動而開始扭腰擺臀。

  我從下往上望向老??師的臉,老師一對美目緊閉,眉頭緊皺,咬住了牙,強忍襲來的快感。我感覺的到老師從陰道流出的火熱淫液,陣陣流入我的掌心,也感覺到了老師身體的微微顫抖。

  正急著更進一步時,老師伸手將我拉了起來。我一站起身,老師迎頭就是一陣熱吻,以紓解她迫切需要的情慾,彼此舌頭分分合合,糾結交纏了好幾回合,才緩緩分開。

  “別那?急,逗的人家癢的不得了。”

  老師嘟起嘴巴埋怨著。

  “哦,哪裡癢啦?”

  “心啦,心裡癢癢的啦!”

  雖然老師如此回答,可是我依然肯定我的正確答案。

  “來,我幫你把沐浴乳塗好。”

  老師先從我的小腿進攻,不斷順勢向上。老師在塗拭完我的臀部後,將身體挪到我的右腿側邊,雙手來到大腿內側,老師巧妙的用左手搓揉我的睾丸,右手則不停磨擦我的肛門。這一個舉動弄得我的肉棒青筋暴現,原本“性”致缺缺的我,心中也頓時慾海翻騰。

  “啊,沒有手可以用了耶,我用嘴幫你清理喔!”

  說完老師一口含進我的肉棒。

  “唔哇!??”肛門在老師右手手指的撫摸下,無端的一股燥熱讓我的陰莖更加硬挺,快感的源源不絕,更令我不自主的呻吟起來。

  所以老師這?一來,我的腰猛然一震,無限累積的慾望就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老師見我起瞭如此顯著的反應,舌頭的舔舐更加輕柔,不斷在龜頭的冠緣及馬眼間滑動。

  我伸手抓住老師的頭,以表讚許,因為我實在對老師的口交技巧佩服萬分,她總是帶給我令人又愛又恨的快感。這種能讓男人迫不及待的想解放,卻又捨不得離開這種刺激,正是老師最大的賣點。此刻我的心情,恨不得能盡快乾爆老師的騷,但我卻也希望一直享受下去。

  老師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種洋洋得意的笑意。

  唔,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屈服在老師靈動巧妙的口舌下的。渾身的慾火幾乎令我狂亂,我深深吸了兩口氣,稍微壓下了慾望的強烈衝擊,不過卻阻礙不了乾老師的衝動。我將老師的頭往前一推,老師嬌吟一聲,坐倒在地,我迅速的壓了上去,粗大晶亮的肉棒絲毫不留情的直而入。老師一臉媚態,呻吟一聲,雙手環上我的頭。

  為了儘早發洩滿懷的慾念,我毫不哼聲的埋頭苦幹,捅得老師淫態畢現。由於我倆身上塗滿沐浴乳,隨著我的擺動,一滑一滑的,我腰部前後插幹的角度不自主的加大許多。

  一次一次的插入,我的心情因之冷靜不少,不再像頭牛似的蠻幹,我開始和老師玩起深深淺淺的遊戲。因為刻意的如此插弄,加上沐浴乳潤滑效果的幫助,我的肉棒深淺幅度特別的明顯。

  “嗯啊??家偉啊??別弄啦??癢??癢??死我了啊??快點幹啊??別??別玩啦??啊??好熱??啊啊??”淫叫聲中,老師的雙手抓住了我的背,並不斷的加重力道,在我背上留下一道道抓痕。

  一個不小心,我抽插中的肉棒滑出了老師的淫洞,我並不急著塞回去,用手抓住硬繃繃的肉棒,不停在洞外磨擦老師的陰核。老師被逗的急了起來,忙將陰道往下套,嘴中不時發出斷斷續續的哼聲。我見狀,連忙將肉棒用力向上挺,一上一下,肉棒惡狠狠的撞進老師柔嫩的小。

  “噢!??”老師的淫聲中似乎帶了點痛楚,這卻令我更加興奮。

  我不再逗玩老師,雙手撐住地面,一下下乾淨俐落的插起老師的淫來。一對黏膩的肉體正緊緊結合,迴響在室內的是老師愉悅的呼聲及“噗啪!噗啪!”

  因肉棒來回撞擊而演出的交響曲。

  “噢啊??大??肉棒??再插快點啊??啊??洞好熱啊??快??使勁我啊??噢??”浪起來的老師再也顧不了形象,不斷的口出穢言。

  我的雙手將老師微微抱起,利用老師些許下滑的力量,好讓我的陰莖能更深入的干進老師體內。

  “啊??好啊??冤家你??你幹得我??噢??啊??好美啊??爽死我啦啊??噢??妹妹的要??要噴出來了呀??啊啊啊啊??”就在感受到老師體內急遽收縮,某樣液體噴灑而出的同時,我放慢了速度,一下又一下深深的干入。一股股的滾燙粘液直洩而出,深入老師體內的傢夥也深切的感受到了老師的熱情,感受到了老師的溫度。

  “啊啊??你??好棒啊??”老師任憑我的肉棒仍停留在她體內,軟綿綿的倒在我身下。

  經過一輪的苦幹,我的慾望似乎減弱了不少,但肉棒卻似乎更強而有力的持續硬挺。我拔出高舉的傢夥,側臥在老師身邊,看著呼吸逐步恢復平穩的老師,我忍不住揉玩起她的大奶子。老師睜開眼睛,瞄向我的下體,眼巴巴的看著高高挺立的肉棒,臉上流露出萬般柔情。

  “啊??你弄得我好舒服唷!”

  老師用她豐滿的上半身爬上我的胸膛,緊緊抱著我說。

  沐浴乳的滑膩更使得我們強烈感受到彼此的存在,無法自製的,我和她的嘴唇再次緊緊相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