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衣麻將 (二)賭債肉還

  • 脫衣麻將 (二)賭債肉還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二)賭債肉還  等小A離開宿舍,小卉滿臉春風地嘻笑對我說:「嘻嘻∼小武哥哥,接下來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

(二)賭債肉還

  等小A離開宿舍,小卉滿臉春風地嘻笑對我說:「嘻嘻∼小武哥哥,接下來

換你囉,請把褲子脫下來吧!」

  雖然說被一個全身赤裸的爆乳正妹口交,絕對是身為男人最大的享受!但看

過小A剛剛享用的下場,就是被小卉狠狠地扒了一層皮啊啊啊∼!這叫我怎麼敢

給小卉用她的身體償還賭債呢!! 囧rz

  但又看著小卉淫蕩的表情與她誘人的肉體,老二還是不爭氣的硬了起來,內

心不時反覆著,是否要衝衝看!?

  終於我下定決心,古人是臥薪嚐膽,我則是握鳥強忍!苦笑對小卉說:「沒

關係啦!我們都這麼熟了∼妳欠的錢我不急著要!以後有錢再還我就好!」

  小卉看出我的不安,笑著安慰說:「呵呵∼放心,只要小武不亂來,人家怎

麼會對你敲詐一筆呢!」

  說完,小卉也不等我回答,走過來跪在我的面前,很順手地把我的運動褲和

內褲一起向下拉扯。

  我急忙大叫制止:「呃!小卉!妳在幹麻!?」

  非常遺憾的是,我的呼喊也來不及搶救我老二的清白!粗大的陰莖直挺挺地

裸露在小卉的面前。小卉見如此龐然大物,臉上滿是驚訝的表情。

  小卉輕呼說:「哇塞!跟小薇說的一樣大,小武哥哥的雞巴看來真的有25

公分耶!怪不得小薇會受不了!」

  我既尷尬又驚訝地問說:「什麼!?小薇居然會跟妳講我的老二長度!?」

  小卉神秘地淫笑說:「嘻嘻,當然!我可是她的好姐妹啊!」

  接著,小卉便強行用她的嘴巴幫我口交!由於小卉光著身體,我也不敢亂碰

她!既然小卉不理會我的口頭制止,我也只好任憑她擺佈!!

  小卉吸吮了一會,似乎不能很順利地將我的老二整個含進嘴裡,花了一些工

夫,才把我的龜頭頂入喉嚨深處,粗大的陰莖也塞滿她的口腔,而小卉的表情看

起來有些痛苦。

  小卉邊含邊流淚說:「嗚嗚∼咯咯∼人家沒含過這麼大根的雞巴啦∼」

  看小卉吸的不是很順手,我也不能多做什麼,讓小卉獨自玩弄!

  小卉吸吮幾十秒後才肯放棄,並用著沮喪的表情對我說:「嗚嗚∼太久沒碰

男人了,嘴巴好酸喔∼怎麼辦!?這樣不能幫小武哥哥吹到射精說∼!」

  我趕緊連忙回說:「唔∼沒關係啦!不行就算了!剛剛打麻將的錢就不跟妳

拿了,所以妳也不用幫我口交了啦!」

  如果有人問我怎麼這麼峱!?廢話!我怎麼敢玩弄女友的好姐妹啊!雖然小

卉看起來非常可口誘人,但沒必要為了一次的大乳牛口交,反而走失另一頭小乳

牛啊啊啊∼!

  小卉忽然板起臉,不客氣的對我說:「喂!你當老娘是這麼沒原則的人嗎!

我都肯對小A那豬哥口交了!更況且是你!好歹我們都這麼熟了,我怎麼可以對

老牌友有差別待遇呢!」

  聽到小卉的指責,反讓我一陣錯愕!!……他媽的!眼前的小卉什麼時候變

的這麼堅持了啊!?平時的她不是還挺精明的嗎?最好是真的這麼有原則啦!!

  小卉接著用淫蕩的表情對我說:「嘻嘻∼沒關係,人家除了上面的嘴巴,還

有下面的嘴巴可以拿來償還賭債呦∼4千元可以讓小武哥哥射兩次喔∼」

  他媽的!看來小卉真的是天生的淫娃!現在居然又改用性交來抵她的賭債!

現在到底事發生什麼事!?

  我皺著眉頭,故意問說:「拜託!好歹我也是小薇的男朋友!妳這樣做不就

等於是在勾引妳好朋友的男人嗎!?」

  本來以為小卉聽了我的質問會知難而退,但沒想到小卉反而裝無辜說:「哪

有勾引啊!人家現在只是在還賭債好嗎!沒辦法,誰叫小卉沒錢又愛賭,只好用

肉體便宜你們這些豬哥啦∼!」

  看著小卉楚楚可憐的說著,原來害她脫光、被幹都是因為我贏太多錢嗎!?

靠!最好是有這麼瞎的理由啦! 囧rz

  當我還想反駁小卉的說法時,小卉已經主動地趴在麻將桌上,雙腿大開、肥

臀翹高,並將雙手伸到屁股後面,不害臊地把兩片厚實的大陰唇扒開,露出粉嫩

的小陰唇和陰道!

  「小卉!……妳……」

  小卉冷不防地扒開她自己的陰戶,瞬間就吸引住我的目光!小卉陰戶最外層

的大陰唇竟是如此肥厚紅嫩,像極了保護陰道口的隆起土壘!兩片鮮豔的小陰唇

像花瓣圍繞中心,而中央的紅色的淫屄肉洞,也被陰道肥厚的縐褶擠滿入口!

  再來陰戶頂端的陰蒂也腫的跟黃豆一樣大,大陰脣到陰道肉褶的黏膜地帶早

就已經佈滿了淫水,也因為小卉把自己的大陰唇扒開,淫水開始向大腿流下。順

著大陰唇下方不多也不少陰毛,而陰毛還向中間靠攏豎起,有點像是龐克頭一樣

立起來,淫水就這樣順著倒三角的恥毛流著。

  眼前一覽無遺的粉鮑美景,害我想到剛剛打麻將,小卉脫光光的時候,還拼

命地想要偷窺她的淫穴,弄得心神不寧的蠢樣。想不到現在是小卉親自用她的雙

手扒開來給我看,前後的反差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小卉臉紅呻吟說:「小武哥哥,人家都這麼有誠意了,你就好好行使你的債

權嘛∼」

  他媽的!這頭淫蕩的乳牛,怎麼不要臉到這種地步啊!?我都說賭債不用還

了,還一直拼命誘惑我幹她!幹!我若還是一直拒絕的話,搞不好還會被她嫌棄

我性無能咧∼!電光火石之間!一股和EVA連接神經斷路的危機!……打錯!

……是一連串的理智線瞬間斷裂!媽的!既然妳這頭乳牛這麼淫賤!我也只好代

替月亮(?)懲罰妳!

  我走到小卉身後,看著小卉翹臀欠幹的樣子,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後,大聲咒

罵說:「操!妳這淫賤的大奶騷貨,都說不用還錢了,還拼命要給我幹!居然還

扒開下面的嘴巴哩!媽的!老子再不幹死妳,妳還以為我陽萎咧∼!!」

  小卉被我罵的低頭臉紅說:「嗚∼人家只能用這方法還債嘛∼」

  現在我也不管小卉是不是小薇的好友,既然小卉這麼想用她的身體償債,我

也只好成全她了!伸手往小卉的淫屄摸去,滑溜的淫水沾的滿手都是,再把手掌

輕滑到小卉的陰蒂處,小卉馬上顫抖輕哼!

  「嘖嘖……淫水還挺多的,真是夠淫賤的肉體∼」

  「嗯嗯……哼哼……人家體質……敏感嘛∼∼」